热门搜索: 诗歌 诗词 诗经

五人爆笑小品剧本简短|五人爆笑小品剧本给范本

发布时间:2019-10-13   来源:剧本    点击:   
字号:

【www.tjxdjx.cn--剧本】

  小品人物:丈夫(简称:夫),妻子(简称:妻),男性朋友(简称:友,先装顾客,后装民警),中年女子(简称:甲,先装青年顾客,后装求职者),青年女子(简称:乙)

  场景:狗肉店的屋内屋外和外景。

  夫:(喝了点酒的样子走到屋外,一边剔牙一边说)哎呀,中午的排骨炖自己,又鲜又爽口,那确实好呷。什么,(面对观众)我炖排骨,我呷我自己,那我就不得呷咧,就是山中之王,草原之王,非洲的王都不爱呷咧,只有大家喜欢呷。什么,完完整整的一个癫子。我不是癫子咧。我叫什么,呵耶,好生疏,太坳口,叫得少,晓得的不多。但我的小名叫板粟,没有牙的不爱呷,不认识的都在托儿所。就象很多大名人,晓得其大名的很稀少,知道其小名的却太多太多。别看板粟不出奇,却天赐良缘找了右佳妮的妹妹左曼丽做老婆。弟兄们都说我找了个唐朝的西洋人。姐妹们有说,早知如此,何不大早撕破脸皮向前进,来个近水楼台先得板粟哥。其实,唐朝不假,西洋不真,主要是冬天暖和,其次是勤快,大的不说,小的一天要漱三次口。还隔三差五的要给我上教育课,总是梦想当老师未成,只好强拉男人做学生,这不是又在抓壮丁吗?唉,早起晚归还要上课,忙得我一开口就出错。看来不想办法,好日子也难过。(抱头蹲在店门口)

  妻:(在屋内收拾完后说)板粟炖排骨,板粟喜欢呷,我却很将就。曼丽呷板粟,还是剥了皮生呷韵味。什么,(面对观众)老公叫板粟,板粟是男人,是剥了老公的皮,还是生呷男人罗。呃,我又不是母老虎,母老虎也不呷老公咧。如今有很多熟人也喊我做板粟咧,不知是曼丽跟板粟有点近音,还是他们见了我们就偷懒。叫声板粟就算跟我们夫妇打了招呼。开始听起来有点烦,板粟却说没有事,反说什么,能加深感情,促进恩爱。大家说说,怪不怪,世上哪有小夫妻要别人喊哒恩爱的罗。别看曼丽面积宽,主要是没穿瘦身衣,其次是嫁了个又好又不好的瘦男人。朋友们都说,板粟一米七比五十捌公斤是不长不短不胖不瘦近标准,我说是不长欠宽比我少了十来斤,要是我的福气好,嫁到日本横纲家,肯定是个瘦女人。再说板粟的不好,拾个指头例不完。主要是不爱卫生欠文明,不爱学习居后进,呷烟呷酒,没大没小,人畜不分,细伢子都喊他板粟哥,哈巴狗见他老远就摇尾巴,八哥也叫板粟哥。再坏的老公还是有优点,大家都喜欢他忠厚老实、人缘好,乐于助人、有孝心,手艺多,巷子里的电工、木工、泥水工、管道工、磨刀工、搬运工他都能使街坊很开心。还经常半夜三更背着别人的爹爹??向前冲。唉,这板粟,优点不多,缺点不少。只要把他不讲卫生和唱歪歌调教好,还可算是我的好丈夫。(退场)

  甲:(边上场边唱,采用刘海砍樵和纤夫的爱的调子)新鲜板粟,我的哥,小妹和你唱首歌,剁肉何不去背纤,纤上还可荡悠悠。

  夫:嫩白的莲子我的妹,我俩本来是一对,背纤不如去捞月,月在水面晃悠悠。

  妻:哎呀,经不起表扬,又唱歪歌了,不赶快打击一下,会情悠悠。(快步走到屋外)嘿,不伦不类,我的忧,板粟早是我的哥,背纤、捞月白做梦,哪个堂客会高兴。

  甲:板粟哥,剁脑壳,剁个脑壳递给我,提着脑壳马上走。

  夫:脑壳拿回去好熬汤,补了以后莫发狂。

  妻:发狂莫叫板粟哥,快到台上去喊一无所有。

  甲:曼丽姐姐,请莫忧,剁脑壳哥哥我不要,稀烂的板粟你莫丢。(退场)

  妻:(生气的样子回到屋内)板粟,快去搬条矮凳子来坐下,现在上教育课。

  夫:(拍拍肚子)前天涨得拍饱的,今天又往肚里挤。

  妻:不学习,唱歪歌,不学习就会退步呢。

  夫:唱唱歌,图快活,我已退到屠夫了,再退无非是打铁。

  妻:屠夫打铁是职业,不能混淆是退步。

  夫:什么是退步,你举个例子罗。

  妻:例如,我和你从前是同志关系,进步,成了恋爱关系,再进步,上升为夫妻关系了,退步,就回到了同志关系。

  夫:退步也不错,可以随心唱唱歌,甜蜜蜜……

  妻:呸,那我就不得肯哪。

  夫:不嫌这嫌那多省心咧。

  妻:那就冒得咯土松,不赔个几十万,我的咯崽呀,除非你还做我老公。

  夫:要得罗。(漫不经心的样子)

  妻:首先温习前天学的文化课,尊老爱子,尊妻守规矩,戒烟、戒酒、戒槟榔,见了女人心冰凉,讲文明,爱卫生,专心剁肉多挣钱,紧紧围绕在老婆的身边。

  夫:我晓得咧。

  妻:你爱唱歌,今天就上音乐课。

  夫:那最好哒。

  妻:曼丽妹,我的妻,我俩天生是一对,唱。

  夫:曼丽妹,我的妻,我俩天生来作对。

  妻:唱错了咧,天生是一对,唱。

  夫:专门来作对。

  妻:不对,一对。

  夫:要对,幺对。

  妻:哎呀,跟你唱不成气,搞音乐需要气氛足,心情畅,今天气氛差,心情坏,干脆改上数学课。

  夫:我心情蛮好,又没有跑调咧。

  妻:不准多嘴,现在讲定律。A+B等于AB,不等于2AB,也不等于A+B,更不等于A+B+X+Y的n次方。

  夫:哎呀,咯复杂,数学老师都解不出。

  妻:定律靠死记呆背,只要证明,不要解咧。

  夫:哦,那我来求证一下好不好。

  妻:好,请板粟同学来证明A+B等于AB.

  夫:A+B,只要心中有爱妻,必定等于哈楼的我和你,不等于两条心的夫和妻,也不等于各存实亡的男和女,更不等于我和你加等三者,加无数对歪歌的假把戏。

  妻:(过去给夫一个吻)板粟哥,我的夫,你太有悟性了,今后不再上数学课,专讲文明、卫生、恩爱课。

  夫:恩爱课不要上咧,别人喊板粟,你大声答应,就能促进恩爱咧。

  妻:那是皮毛,是外因,我要讲的是内因,是最重要的咧。

  友:板粟,剁条后腿罗。(大声喊)

  夫:呃,(夫妻俩同时答应,曼丽退场)脑壳都没有了,哪还有后腿罗。

  友:都要留着自己呷是呗,狗肉是补的,呷多了莫把曼丽补得力大如牛长胡子,你会更加搞她不赢咧。

  夫:还讲是哥们,看见小弟呷亏都不出手罗。

  友:那就不是不帮忙,那确实是美国牛仔都搞牛不赢咧。

  夫:清早买了,下午又来,又要搞新名堂。

  友:我想发明一道新菜,麻辣狗腿子。(掏出烟)呷烟罗。

  夫:呷烟有害健康,戒烟省钱增寿。

  友:硬是戒了,是什么绝招罗。

  夫:半年前,堂客们就严禁打播(接吻),什么,要打播,先戒烟,不戒烟,要严禁。

  友:哎呀,夫妻情感之事要戒严,好比起火之前先冒烟。

  夫:其实,戒严是,三天严,四天松,五天六天总有空子可乘。

  友:那就没起火,冒冒烟罗。

  夫:再冒烟,呷鱼呷肉等于白呷。

  友:曼丽真有绝招。

  夫:主要是我的配合咧。

  友:生意这样好,赚足了吧。

  夫:票子倒是攒了点,人就累醉了,三天两头是店里的事情转不完,屋里的事情没人做,衣服没人洗,地板没人拖,早饭没有呷,二点呷中饭,还常常是三天没漱口,两天不洗脚,早一向,堂客们对我又立了新规矩咧。

  友:又要戒严。

  夫:什么在她面前不准开口。

  友:三天不漱口,确实开不得口。

  夫:一开口就骂我呷了农家肥。哥们,你看这又是什么逻辑罗,未必卖狗肉的呷了臭东西,那不,卖猪肉的呷了糠,卖牛肉的呷了草,看来大家最好都去卖老鼠。

  友:我就不会买老鼠,老鼠会到我的公社食堂偷大米咧。

  夫:这还要得,以后再订规矩,不屁都不准放,硬要打个屁都要跑到厕所去,这又好麻烦罗。这哪象两口子,同志之间都融洽些。

  友:哎呀,这一招比戒严厉害多了。

  夫:要是以前,这日子没法过了,如今还是不要紧,我可以上电脑或者找小姐聊聊天。

  友:你跟我茄砣哩砣,还是想去找小姐。

  夫:哪个要她订些这样的邪把戏,这不是逼优从劣又是什么罗。

  友:宝十三,那搞不得咧,小姐找多了会得艾滋病,要你的命咧。

  夫:莫讲得那样吓人罗,好多国家还是一种税源呢。

  友:国家的严禁就不是你家的严禁,没有空子可钻咧。

  夫:我找小姐聊天解闷,不会进 一步搞名堂咧。

  友:聊天是准备,准备好了会冲锋。

  夫:冲锋都是敢死队,我怕死,绝对不会冲。

  友:(厉声的)宝呵,会送死咧。

  夫:呃,喊什么罗,我还没有去,你就喊,要是真的去了,你不会打电话。

  友:不仅会打电话,而且还会拖。

  夫:唉,人走麦城,朋友成仇人。

  友:如今有些人是不找小姐,养情人,你何不去请个保姆罗。

  夫:呃,是办法,请个女人放到屋里,那好处是有蛮多呵。郊区有个劳务市场,明天清早就去看看。(灯光稍暗,全部退场)

  夫:哎呀,这劳务市场真热闹,人们是三五一群,四五一片,特别是女人,花花绿绿,叽叽喳喳。这老的呢就弯了腰,那少的呢,还背书包,这高的呢上得栏,那矮的呢可钻洞,这胖的呢象曼丽,那瘦的呢赛模特,这靓的呢象嫦娥,那丑的呢就象我,这生得白的呢象俄罗斯,那长得黑的呢象索马里。今天要找个什么样的角色呢,还得运一下子神着。

  夫:要是请个年长的呢,就怕做事不起快,找个中年半纪的呢,又怕曼丽会多心,要个年少的呢,又怕假身份证。呃,站在斜对面那个女子蛮打眼,不老不少,不胖不瘦,做事可能很利索,让我过去问一问。呃,这位嫩??,你在屋里也呆不住罗。

  甲:呸,你有点宝气呗,小姨、大姐不晓得叫,喊我做??,别个还只有三十九咧。

  夫:哎呀,还没有跟你架场,就喊什么罗,还咯大一声,雷公都会被你吓倒去。

  甲:别人化妆装年青,女人个个爱年青,我还年青你喊老,我喊你做爹爹(爷爷)要得不。

  夫:蛮好,就是双亏。

  甲:细油条,二流子,你就是喊我做姑娘老??,我也不得喊你做爹爹。

  夫:如果请你到屋里,老鼠子倒是会被吓走去,人就只怕会要打120.

  甲:幸得你不是我男人,否则,会要你跑都跑不赢。(做追着打的样子退场)

  夫:哎呀,如今的女人翻了身,举起拳头打男人,曼丽可能还是这一位。(指着小指头)呃,站在墙角背背弯的那个穿花衣的妹子还不错,不高不矮挺丰满,只怕是呷麦子长大的,面带羞色,忸忸怩怩,多半是第一次出山沟。又让我过去问一问。

  夫:妹子,跟我去搞,一起呷,包哒困,捌百块钱一个月要得不。呃,退么子罗,嫌少哒,只要尽心跟我搞,加一点好不好。呃,讲句话,莫走罗。(扯住衣角)

  乙:(拍,打耳光)流氓。

  夫:哎哟,我的咯爷也,咯又搞不成气了啦,咯人冒请得到,挨了骂又挨了打啦,我的咯娘老子也,这世界走了样啦,姑娘变成了恶婆娘啦。妹子,今天看你何解圆场。

  友:同志们,请让一让,同志们,请让一让。喂,唱戏呀。

  夫:哎呀,110大哥来得好,你看那个穿花衣的妹子就有蛮狠毒啦,我一冒动手,二冒动脚,就是讲话都有蛮温柔,她开口就骂流氓,甩手就是一巴掌,打得我晕头转向,鼻童浓直流,警察大哥你就要主持公道啦。

  友:小老板,你不要说了,刚才的一切,大家看得很清楚,在公众场合,要讲普通话。

  夫:么子,要讲塑料话,这听起来不顺耳啦,这110既没指责打人的,又没安慰被打的,这长沙人在长沙城里讲长沙话都要挨打,你这不是把我做宝搞。

  友:你要是讲了普通话,那姑娘不会骂你还会对你点头笑呢。

  夫:唉,自古英雄爱美人,如今男人爱女人,莫不是个这样的下数。都怪我不走运,要是那个穿花衣的是个公子,或者挨打的是个婆子,再或者来的110是个穿裙子的,那就只怕会要她坐摩托车啦。

  夫:(走两步又停下)呃,不对咧,这110再爱女人也不会在大街上跟个妹子搞到一砣去咧,只怕是呷醉了酒,要得,你今天穿着警服呷酒,你怕是到了自由世界咧,再自由的国家也是穿了警服就不准呷酒,呷酒就不能穿警服,醉了,就不准出门,出门也不得执法。你今天奋不顾身,纪律都不要,你就不怕我贴邮票咧。

  友:好了,让姑娘跟你道个歉。

  夫:妇女和儿童受保护,一个细伢子打你一下,也要讨个道歉吗?

  友:姑娘,别跟他瞎扯。

  乙:大哥,对不起,我实在听不懂你的话,好象你说了个捌百块钱,就拉拉扯扯,随后又唱歌,刚才还念经,我送你上医院好不好。

  夫:我不是颠子咧,昨天才声明的,未必天天要声明。

  友 :农村姑娘就是善良。(走到旁边去)

  夫:其实,这细皮嫩肉的小手板拍一下,就跟做按摩差不多,那些去做按摩的男人才是宝,被那些小姐掀翻骑在身上用脚踩都没有一个打110的,低头一想也是的呵,堂堂的男子汉倒在女人的脚下还要请110来帮忙,这实在是太没有面子了。

  妻:好呵,清早出来,天要黑了还不落屋,打流的,今天你是请保姆,还是做保姆去了罗,还是被哪个迷住不想回去罗。

  夫:莫骂罗,我挨了两餐了。

  妻:还不快点回去,老娘打断你的腿。

  夫:又要挨打,你硬是想打人,明天再动手罗。

  妻:明天要讲文明、卫生、恩爱课, 打不得人。

  夫:哦,回去,今天怕是来早了,后天断黑的时候再来。

  妻:什么,出来一天,还没有请好,也看中哪个没有罗。

  夫:那边那个穿花衣的妹子蛮合适,我没生病就要送我上医院,一旦生病会送我上天堂,可惜不太喜欢我。

  妻:我去问一问。小妹妹,到我家帮忙洗洗衣服,煮煮饭,做做家务,买买菜,捌百块钱一个月好不好。

  乙:大姐,我乐意,我还能吃辣味呢。

  妻:(凑近小声的说)小妹,你还要帮我监督那位大哥漱口和洗脚。

  乙:(含羞的笑)大姐,我斗胆包天也不能管东家。

  妻:别怕,从今以后,我就是你的大姐,你就是他的领导。(二人手拉手走到夫旁)

  夫:这世界,真奇怪,我请她挨骂又挨打,她请她,嘻嘻哈哈就搞定。

  友:你要是讲了普通话,即使有腔调,你夫人肯定找不到你。(边说边退场)

  夫:(指着友的背说)找不到我难道会找你,难怪有人说,自己的堂客黄脸婆,别人都喜欢别人的老婆。

  乙:大哥,你真好,我误会你了。

  夫:妹子,你到我家,我们是一家,胖姐不好有大哥,今后不要当着大姐给我做按摩。

  乙:大哥又唱歌,什么要按摩。

  妻:小妹,大哥唱歪歌,不是要按摩。

  乙:大哥,实不相瞒,给你倒洗脚水可以,替你漱口很为难。

  夫:(大笑)我经常不洗脚,要你倒什么洗脚水罗。

  乙(厉声的说)不行,从今天开始,你必须天天漱口和洗脚。

  妻:好,真象我,小妹,我们回去。(手拉着手退场)

  夫:(垂头丧气的样子跟在后面)唉,聪明反被聪明误,原想请个人帮忙,哪知找了个严管教。

  夫、妻、友、甲、乙:讲文明,讲卫生,讲仁爱,讲普通话,和谐社会都需要。

本文来源:https://www.tjxdjx.cn/juben/66252/

推荐阅读

网站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立即删除! Copyright © 推荐范文网 京ICP备166057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