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诗歌 诗词 诗经

两人搞笑小品剧本简短,两人搞笑小品剧本

发布时间:2019-10-13   来源:剧本    点击:   
字号:

【www.tjxdjx.cn--剧本】

  两人小品剧本搞笑(一)

  开幕

  甲:哎哟——

  乙:哎 ,哎,你鬼哭狼嚎之干啥嗲?

  甲:唱花儿嗲,可是!

  乙:花儿有你般的这么唱之哩吗?老汉们俗语说嗲:"陕西去了不要唱乱弹,青海来了不要漫少年"啊,你般之唱的还叫花儿哩吗?

  甲:那我之这个不叫花儿者,你说哈叫啥嗲?

  乙:哎,这个老汉们说的那个俗话就对之哩呗,这花儿啥,这个里头的学问特别深啊!你看它的曲调优美动听、悠扬婉转,它的词语幽默、诙谐、经典啊,比喻奇巧、无限夸张,有乡土风味俩,你唱的那个叫花儿者吗?

  甲:哦——,怪不得这两年城里唱的是花儿,乡里唱的还是花儿啊,山里也是花儿,山根里还是花儿,阿海手机上天每日放的是花儿,李文军展示区里也漫的是花儿,王延铭啊,你的那个小车驾驶室里放给之听的也是花儿啊!哎哟——,张口啊花儿闭口啊花儿呗!

  乙:因为我们青海是花儿的海洋,就连吃饭、问人、喧板都能以花儿的形式表达出来啊。这花儿啥,他忧愁了能宽心,累怅哈长精神,想了能见人,见了哈还能动真情俩!

  甲:哦哟,还有这么深厚之哩吗?哎那我这两天也"狗咬(cha)皮条俩——学下之两句俩",我俩人今儿个给大家花儿俩喧个板哩吗?

  乙:哎哟,这个姑舅价哈把我考掉俩,你敢"老鼠跌到面柜里了——给猫儿唱白面窝里的戏里吧?"

  甲:嗨嗨!

  乙:那我俩就今儿个喧个。

  甲:啊喧个。

  乙:菜籽的花儿黄死了,风吹者过河去了;这两天把你想死了,你啊扎干活去了?

  甲:我吗?哎——,我碾了麦子者碾胡麻,先给家们扬场去了;婆娘的瞎气着不下,给丈人家帮忙去了啊可,这两天!

  乙:哎,我还荞麦面没当成五谷,这个姑舅的这两下价也中者哩呗!

  甲:哈哈!

  乙:大羊下哈之羊羔儿,不吃草,不吃哈啊们价长哩?我俩不是两口儿,离不开,离开哈啊们这么想哩?

  甲:魔狼鹰飞者太悬了,半天里下了个蛋了?我俩人早夕哩见了者可见了,思谋哈两个月半了!

  乙:哎哟,这个实话时间大了。

  甲:时间大了啥?

  乙:哎没见者时间大了,那姑舅啊,见了哈你把我得好好儿者请者喝两盅盅哩呗!

  甲:啊请个请个,你看,庄稼里先黄的红青稞,我俩镰刀拿上了割走,今儿个朱老师准备下的好酒多,我俩人把他往死里喝走。

  乙:啊们有啥好酒俩?

  甲:哎你听着啥——,八大作坊加富豪,天佑德是双胞胎的那个,你想喝啥了个家挑,我俩今儿个品尝个它的味道。

  乙:啊品尝个走品尝个走。

  甲:哎今儿个你好酒们喝上了给我教给些少年啥!

  乙:教给些少年?哎哟,这个好是好嘛,姑舅啊——,这个价——,平轮儿打着个直轮儿转,巧木匠使下的手段;庄稼活儿苦给了二、三十年,我婆烦者没学下少年呗!

  甲:看看看,肘上了啥,你不要谦虚(lie wa)啥,谦虚的过分是骄傲的表现哪!

  乙:哎,这个里头价道道子多啊!你看上到天上,下到地下,大至改朝换代,小至针头线脑,远至开天辟地,近至眼目时下,包罗万象俩。它这个里头还有历史花儿,风情花儿,爱情花儿,还有骂人的花儿俩!

  甲:哦哟,把一个少年哈,你一下biang下了些呗,我想哈把个花儿呗,不是个尕连手儿哈,就是个尕肉儿呗,啊里来的这么多之啥?那历史花儿是啊们个啥?

  乙:历史花儿吗?你看有历史人物、历史事件,比方说:"马武姚祺双救驾,汉刘秀坐天下哩;你个家的注意个家拿,谁给你说实话哩"

  甲:今儿个你给我实话不说呗?

  乙:坝陵桥践行的奸曹操,践行酒祭了个宝刀;虽然是我俩人的关系好,你不要受外旁人的挑拨啊!

  甲:我谁的挑拨啊不受,哎你说个劳动花儿。

  乙:劳动花儿吗?虼蚤的屁股里牛钻洞,虼蚤之油,整整儿挖给了九斤啊;庄稼人盼的是庄稼成,庄稼成了哈,我给你买给个手巾啊!

  甲:给我买给个手巾哩?哎那好啊!这两天我价把婆娘惹下之,价给我脸拉之二尺长,你买给个手巾了哈我去了送给,溜个婆娘的屁股啊!

  乙:三十之晚夕里阴下了,初一的早晨里下了,娘老子三岁上撂下了,我从小儿受苦者大了。

  甲:哎,再不要啥,我俩谁啊是受苦人呗!

  乙:案板的头儿上切牛肉,再大了留苍蝇了;我苦坏了身体累坏了腰,只为了穷光阴了啊!

  甲:哎,姑舅啊,再不要难心,谁啊就为穷光阴之叠办之呗,那你家里蹲下哈光阴个家来里吗?哎你高高兴兴地给大家说个爱情花儿。

  乙:爱情花儿吗?你听着——"尕树儿结了个尕果子,尕牙儿俩啃了印实;我远路上维下了个尕妹子,香香儿者打了个喷嚏"

  甲:啊哟,美咋了呗,一个喷嚏打的把尕帽帽儿打到地下了呗。你远路上认下的尕妹子哈,啥东西们买给了个吗没啊?

  乙:买给啥俩,拖拉机拉之沙子来,当堂里铺一条路俩;价说之啥,有心了买上个袜子来,没心了给价写上个信来说啊。

  甲:哦——,那你信写给之成了吗没啊?

  乙:哎——,再说啥俩,早晨里吃了个溜溜儿饭,晚夕里吃了个搅团,把我的好事儿挑了个散,就怪那个坏怂老汉啊。

  甲:看看看,你可骂开人了啥?

  乙:焦赞拔出了火葫芦,把孟良的胡子燎着,把我的花儿谁挑唆,叫他的家里火着。

  甲:哎,你不要骂人啥!

  乙:哎这个还算骂人里吗?

  甲:那这个不算骂人者,啊们之算骂人俩?

  乙:你听着——,上地里开之是胡麻花,下地里开之是菜花;你皮脸脑活像个麻癞瓜,鼻疙瘩就像那个菜瓜。

  甲:哎——,价说着说着骂开我了,那你啊们好之个啊?你让大家看,吃了大肉者喝肉汤,忘掉者没放给些大香,你看你下身儿细上身儿壮,就像那个腌菜的大缸啊!

  乙:蚂蚁虫儿直肠肠,一碗饭吃到个后晌;你光吃五谷肉不长,就像没凉冰的肉肠!

  甲:把你啊肉肠,出门者遇了个黄风天,把草帽吹成了个扁扁;打铁的人我见过千千万,还没见过你般的散饭啊!

  乙:上了个街道赶了个集,买卖人正忙着里;我打了个转身放了个屁,转过哈把他熏黄者哩!

  甲:哎好了好了!

  乙:哥哥你吃住俩?

  甲:哎——好了好了,我吃不住,你把我饶下个。那你有本事了说个天上飞的。

  乙:北京城飞起个银飞机,曹家堡机场里站了;改革开放的好机遇,城乡的面貌变了。

  甲:嗯,变了变了,实话变了,那你说个地下跑的。

  乙:乐都的街道里小车多,红灯一亮时站了;如今乡里的摩托多,尕驴儿剩不见了。

  甲:嗯,这会你说了实话,尕驴儿的实话不多了。

  乙:你说了个啥?

  甲:哦,我说的是尕驴儿现在实话不多了。姑舅哈还难不倒呗,你看我把他好好儿抓指个。姑舅啊,你说着说着我这会儿肚子饿了呗,你这个花儿里吃的有俩?

  乙:肚子饿了?这个容易,你听着——青海的花儿是万能的宝,赋比兴地方文化者哩;这两天你的胃口大嘛小,你扯心者吃啥者哩?

  甲:扯心者吃啥者哩?我啥啊吃俩。

  乙:啥啊吃里?

  甲:啥啊吃俩,你有俩?

  乙:我先给他肥肥儿的来给点——前锅里煮下之肥大肉,后锅里下拉面里,羊肉的膘肉一巴掌厚,蒸笼里有花卷里,你扯心者吃啥里哈个家吃去。

  甲:哎肥的我吃不下,我素素儿吃点俩。

  乙:素素儿吃点里?那我给你素素儿吃给点——山药萝卜圆疙瘩,还有一对儿菜瓜;跟前有人了你悄悄儿者,没人了我给你给啥。你拿上了婆娘娃娃俩啃去啥。

  甲:把你的烂菜瓜谁吃俩?我渴了,喝些俩。

  乙:渴了?清茶不喝了奶茶喝,渴死了凉水不要喝;心儿里有话了给我说,憋死了给旁人不要说。你渴了时我给你就喝给点——过江请人的鲁子瑾,草船借箭的孔明;哭下之眼泪你当酒者饮,不够了,熊斌罐罐儿车开上了拉者供给。这个眼泪喝哈比那个矿泉水还好啊,咸句句儿者。

  甲:哎哟,价给我喝给眼泪里呗,看哈要啥哈有里呗。那你再吃给点哈还有啥俩?

  乙:你这个嘴紧者就像神匠家的女婿呗,清眼泪喝罢哈可想吃点吗?那就吃给点——马步芳修下的罗家湾,拔走了心上的少年;哭下的眼泪和成个面,我给你烙给两个萱萱哈你吃里不?

  甲:萱萱太干了

  乙:你但吃了哈,我走空价了给你婆娘也那给点?

  甲:萱萱太干了,我清清儿之来点。

  乙:还要清清儿之来点里,那我就给你清清儿之来给点——玻璃窗子粉白的墙,墙上画之个凤凰;想起尕妹了哭一场,眼泪俩拌上个拌汤。

  甲:眼泪俩拌上之拌汤够谁喝俩?

  乙:哎你不要急啥,不够了我给你填给些——洪水儿漫了个河滩了,清水俩洗了个脸了;一碗哈喝成半碗了,眼泪填给者满了啊。哎你现喝者我现填者,想喝多少有多少俩!

  甲:哎哟,那我干干儿吃俩。

  乙:干干儿吃哩?你这个人毛病还多呗,一下了稀的一下了干的,那我就给你干干儿吃给点——阳山里打枪者阴山里响,子弹落到个地上,想起个尕妹了哭一场,眼泪俩把炒面拌上。你看哈干之啥?你但干之眼不下去了,我给你眼泪俩把奶茶炖上。

  甲:哎哟,这个姑舅价哈能者,把你哈难不倒啊还,哎我啥啊不吃哈你把我饱下给俩?

  乙:啥啊不吃?

  甲:嗯,你饱下给俩?

  乙:啥啊不吃,我也把你饱下给。

  甲:你敢胡传里吧?

  乙:大河沿上牛吃水,牛见鱼娃儿者跑了;端起个饭碗想起个你,啥啊没吃者饱了。你饱了啊?

  甲:哎我饱了。

  乙:饱了啥?

  甲:这半会你一下干一下稀的,我价哈肚子里难受了。

  乙:肚子里难受了?你这个紧嘴啥啊吃俩可!

  甲:那你花儿里药有没?

  乙:哎这个病好治啊,一把抓啊!你听着——白蛇娘子空中里飘,上仙山,手摘了灵芝草了;把阿哥好比个救命的药,到跟前,你心口子疼者病哈它个家好了。

  甲:哎好了好了。

  乙;我这个吗,还有更厉害之哩。

  甲:还有更厉害之哩?你传哩吧?

  乙:哎你听着啥——琵琶三弦子没心弹,尕妹妹哭下之可怜,哭下之眼泪一串串,就像那枪里的子弹啊,厉害者没?

  甲:哦哟,厉害厉害,这一会我就把你服了。彻底的服了

  乙:实服了啥?

  甲:哎,我两口儿最近价仗打者不行呗,你之个花儿里劝仗之有俩?

  乙:你两口子打仗哈怪你哩呗!

  甲:啊们怪我哩者?

  乙:那你听者啥——提起个杨家的杨五郎,五台山修和尚哩;不说个家没主张,天每日打婆娘哩,啊不怪你者怪谁俩?

  甲:看看看,你把我不要谝啥,你好花儿俩劝之叫我俩挣给些钱儿啥,仗不叫打啥!

  乙:挣给些钱儿?啊挣给些——,一把筷子折不断,心齐哈能搬倒泰山,掌握科学搞生产,一两年就能变成大款啊!

  甲:哎一两年就富哈好,我一个人富了算啥俩,你把大家全都富下给啥。

  乙:大家?

  甲:哎把大家富下给,才算你的本事俩。

  乙:那好,我就富下给——,野鸡儿飞过了蚂蚁山,尕拉鸡儿没飞过半山;你叶子放麻了园区里再干上二三年,大家全都能变成个富汉。

  甲:嗯,好,劝化人心的少年说俩,这个实话把人劝者变成富汉哩呗。哎你的肚子里这么的好花儿多少有里啥?

  乙:我这个肚子里吗?好花儿你听着啥,三大的麻钱儿一咕嘟蒜,辣辣儿吃了个搅团,我的好花儿说不完,说完哈还得九年啊!

  甲:哎你赞者砝码呗,那你把今儿个的联欢会编个少年啥。

  乙:你听着——农业园区里搞示范,弟兄们一个比一个干散;我们热火朝天的搞联欢,谁看了都要叫他眼馋。

  甲:那你干干散散的给大家唱个啥。

  乙:哎,唱个时好嘛,大家不欢迎吧?牦牛的声音缸壮俩,谁把你邀请者唱了,价们骂开哈我吃不住呗。

  甲:哎,谁骂你俩,谁骂你了你可转过身了把他熏黄给啥。大家欢迎俩不?…你给这些新姐们唱个,她们欢喜之来不及俩。

  乙:那我献上一首《新姐,花儿戴上》吗?

  甲:……

  完

  两人小品剧本搞笑(二)

  刘文颖 刘海涛

  时间 夏季一夜晚

  地点 某小区楼下花园

  人物 朱蔡——32岁,家庭煮夫,上海人。

  罗奔——30岁,事业男, 北方人。

  【舞台中央放一连椅。

  【幕后传来两个女人的声音"你给我滚出去!"(关门声)。

  【朱和罗分别从舞台两侧上,朱身着围裙,手拿铲子;罗身着西装,提公文包。

  二人朝舞台两侧喊

  朱、罗 凶什么凶!哼!

  朱 告诉你,没我你就吃不成饭!

  罗 告诉你,没你我照样吃饭!

  朱 告诉你,别老在外面跑,再跑福布斯你也上不了!

  罗 告诉你,不让我跑我偏跑,福布斯我肯定上得了!

  【二人边喊边往台中不知不觉走到连椅旁,见对方指着自己,四目相对!

  朱、罗 说谁呢?(回头一想)

  朱、罗 没说你!

  朱、罗 也吵了?

  朱、罗 没有!

  【二人尴尬的坐下!

  朱 (尴尬的)呵呵……

  罗 (挠头)呵呵……

  【同时回身,四目相对。

  朱、罗 听见了?

  朱、罗 听见了!

  朱、罗 嗨!

  罗 (拿出烟)抽一根?

  朱 这习惯不好的,太太不让!

  罗 哟,大哥,妻管严吧!(点烟)

  朱 什么意思?(一本正经的)我,我从来不怕老婆的,跟你说,她现在正在家闭门思过呢!我跟她说了不想好我坚决不回去!

  罗 (拍朱)这才像个爷们!跟你说,我那口子现在也在家写检讨呢!(对内)告诉你,写不到两千字别叫我回去!

  朱 真爷们!

  罗 看样子,经常闭门思过吧?

  朱 也不是太经常,一个星期我就有五天是在外面的了。

  罗 哦!啊?

  朱 (尴尬的)这五次是……是我实在对她忍无可忍夺门而出,她都拉不住我的……

  【朱欲解释,被罗拦住!

  罗 (心领神会的)明白!

  朱 检讨经常写吧?

  罗 (顺口溜出)不多,一星期我写不到十张。(欲解释)我……

  朱 不用解释,我懂得!

  【二人尴尬的相视一笑。

  朱 打算什么时候回去?

  罗 回去?有天为盖地为床!这么宽敞回去干吗?你呢?

  朱 听说今晚有流星雨,千年不遇,哦也不回去了!

  罗 流星雨,报道没说呀?

  朱 (尴尬的)小道消息!等等看吧!

  罗 那我和你一块等等看看!都住一个小区,原先怎么没瞧见你!

  朱 可能是咱们两个人时间、地点有点错位,穿越了!

  罗 现在流行穿越,大哥,怎么称呼?

  朱 姓朱名蔡!

  罗 煮菜?现在流行家庭煮夫,您这名字跟您这行头挺搭的!我罗奔!

  朱 可不行的,为吵个架就玩裸奔不值得,叫你公司的人知道还不笑掉大牙!

  罗 我是说我叫罗奔,姓罗的罗,奔跑的奔,罗奔!

  朱 (尴尬的)不好意思哦!最近的社会很疯狂,让我的想法也很疯狂,我想多了,别介意!好吧啦!

  罗 大哥上海人?

  朱 恩那!

  罗 上海男人好啊!

  朱 好什么好啊!

  罗 (看朱)讲一口海派细腻普通话,戴一秀才眼镜,系一方格围裙,又能看孩子,又能炒菜做饭,别说跟你很像啊!怪不得我老婆天天跟我念叨,要嫁就嫁上海男,既会做饭又浪漫!

  朱 还是你太太懂我们哦,哪像我老婆,嫌我太居家,说一个大老爷们整天围着厨房转像什么样子!还说一个男人如果你不能仰视他,欣赏他,那是很痛苦的!你说她整天不着家,我不居家谁居家,现在她反倒痛苦了,真是白天不懂夜的黑!

  罗 大哥,知足吧,至少她不会经常念叨你,哪像我老婆,我一回家她就对我唇枪舌剑,搞的我家就像一个没有硝烟的战场。本来商场就如战场,我好不容易从外面的枪林弹雨中突围出来,得!这又被阻击了,和自己人交上火了!

  朱 我倒希望有个念叨的,可我老婆天天是我睡了她来了,我醒了她走了,有时候想hold不住一下,不是她睡的太死叫不醒,就是用无影脚一踹,外加一句"走开!"这满身的欲火立马浇灭,自从有了孩子更是想都不想,我现在就是一"无想法、无需求、无欲望"的三无产品!

  罗 我倒不是三无产品,可我更难受,刚开始人家说刚结婚先玩玩,好,那咱就先收起想做爸爸的心,好不容易等她玩够了,得,我更惨了!自从我们决定要孩子后,我就像一台昼夜不停的发电机,白天上班晚上造人,你不知道?我们卧室那墙上贴的满满的全是小孩的画报,睁开眼一小女孩瞅着你,再睁开眼又一龙凤胎瞅着你。

  朱 那你不会闭上眼睛?

  罗 闭上眼更惨,一群孩子瞅着你啊,跟那《咒怨》似的,搞得我天天做恶梦,那事儿一点心情也没有!你说我还能行吗?

  朱 知足吧,侬看我娶个女强人做老婆,我现在根本不是她丈夫,而是一个给她洗衣做饭看孩子另外让她撇去大龄剩女称号的男保姆!

  罗 (回忆)你说谈对象那会儿我没觉着她这么唠叨啊?

  朱 (甜密的) 哎,就觉得小嘴挺甜的!

  罗 (模仿女生)亲爱的,为了你的奥迪,我的迪奥,还有以后咱宝宝的奥利奥,我们结婚后,你跑外我主内,咱们一起努力奋斗。

  朱 (模仿)蔡,我就喜欢你居家的样子,我不需要你赚多少钱,家交给我就行,我就喜欢回家能看见你端着盘子对我笑!当时我心里那个美啊,谁想到这一结婚全变了,我是端着盘子笑了,可她……每天光鲜亮丽的出门,醉醺醺的回家,活脱脱剥夺了我做爷们的权利!

  罗 你说原先我怎么没发现白雪公主其实是恶语伤人的老娘们的化身。

  朱 你说原先我怎么没发现花木兰的成功其实是因为内分泌失调导致的!

  罗 我这个倒在花苞裙下面的王子结婚后最终成了阶下囚。

  朱 我这个曾经风流倜傥的帅哥最终升级成坐在床边等她回家的怨妇。

  罗 我不喜欢一回家就面对一张苦瓜脸,然后质问我"怎么现在才回来?"

  朱 我不喜欢她满身酒气的回家,问我"孩子睡着了没有?"

  罗 我不喜欢她变得越来越斤斤计较。

  朱 我不喜欢她对我越来越不关心!

  罗 我不喜欢她越来越疑神疑鬼,"呀!这是谁的头发?"

  朱 我不喜欢她越来越像个爷们似的,"蔡,这是这个月的生活费,你随便花!"

  罗 谁能吹干我这颗潮湿的心呢?

  朱 谁能滋润我这亩干涸的地呢?

  罗 我要反击!

  朱 我要解放!

  朱、罗 我们要拯救自己!【音乐】……

  两人小品剧本搞笑(三)

  一张桌子,一把椅子,一台电脑…

  男:太阳出来满天星,胡萝卜开花长西芹

  鸡蛋砸在了石头上,把石头砸了一个大窟隆

  缺心眼街上一小店,爱情测试硬是行

  两百五公车傻瓜路,少根筋教授就是我

  来,来,来,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爱情测试测一测你的老公有没有外遇,试一试你的老婆是不是红杏出墙。我的地址是:缺心眼街二百五十号。 都说如今赚钱难,再难也难不到咱。大把的钞票往怀里钻,到明天咱再开个拖拖拉拉公司:爱情测试——购买qietingqi——代办离婚——婚姻介绍——结婚证。哈哈,产销一条龙,我还得打打广告:大家好我是芙蓉妹夫。关于爱情测试请按一,购买qietingqi请按二…

  女:现在房产不景气,搞得大家没脾气

  不知还有多少里,想想还得挺过去

  哎,自从这房价下跌老公也变了样,以前一下班就回家,回到家里洗衣,烧饭啥都干。你看现在 :不到半夜不回来,一回到家里就呼啦呼啦——睡着了。这钞票缩水不说,连感情也缩水。老公你千万别再给我来个爱情转移。一个人,真无聊,只好上网了

  女:咦那是什么?爱情测试?反正没事按一

  男:又要上钩了!

  继续请按二

  女:就按二

  男:您的答案:您的老公近期回家很晚

  女:你是谁?你怎么知道?

  男:那当然,我是芙蓉妹夫,没点实力点击率会这么高吗?若相信我请继续

  (对观众)瞎蒙呗,蒙到一个算一个

  女:地问:我老公是不是有外遇

  男:MM,不是GG我泼你冷水根据经验男人有外遇体现在工作越来越忙,回家越来越晚。女人有外遇体现在做菜越来越咸。你呀,悬了

  女:真的吗?

  男:这样吧,我在傻瓜路缺心街两百五十号有一小店你有空过来聊聊吧

  女:咦,他下了

  男:你们信不信她肯定会到这儿来?现代人生活富足了精神空虚了连自己的老公也得秘密侦探了

  女:对呀老公近期回家很晚会不会真…不信我得看看去

  男:继续广告

  女:手执纸条:傻瓜路,缺心眼街,两百五十号,少根筋教授,对就是他。这人怎么有点像我老公?啊,真的是他?他在搞什么鬼?我一定要搞个明白

  女:(化妆后压低嗓子)你就是芙蓉妹夫?

  男:对呀,芙蓉妹夫就是少根筋教授,少根筋教授就是芙蓉妹夫。你是?

  女:我们刚才网上聊的?

  男:哦,是你。来来坐吧!

  女:你这里是骗人的吧!

  男:我这里不骗人

  女:蒙人

  男:不蒙人

  女:不蒙人,忽悠人

  男:对,忽悠人。不,你别打岔我这里可是正规店

  女:正规店?江湖术士不能信,你要连他们都相信,这日本也就不会大地震了

  男:江湖术士?我可是留美博士?你爱信不信

  女:别生气,就信你,这样你给我测一下他现在在干什么

  男:你别急,我给你测测, 哎呀,不好,他,他,他正在牵一个女人的手

  女:啊?他们什么关系?

  男:很亲密,有关系的

  女:真准,他这样亲密的关系到底有几个?

  男:嗯三个

  女:我和他的关系?

  男:快没戏了,你这种情况我见多了。不过没关系幸亏你碰到了我。我帮你摆平的。你看这是什么?

  女:什么?

  男:高科技产品,qietingqi.

  女:干嘛

  男:说你不懂你就是不懂。用这玩意收集你老公的证据,到时打官司可以多分财产。再在我这里登记介绍一个男朋友给你女:你服务可真周到

  男:当然,不断开发和满足顾客的需求是我们永恒的追求。()这样你享受我一条龙的服务,我给你优惠点

  女: 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睁大眼睛好好看看我是谁。

  女:不是我是谁?我这等着请你帮我打离婚官司呢!哼!

  男:老婆,开门

  女:不开

  男:求你了开开门吧

  女:你外面不是这有三个吗!去求她们去好了

  男:你真不开,我真去了

  女:哼

  男:哟,阿妹来了

  哎呀我的小心肝,小宝贝…

  女:打开门

  男:我就不信你不开

  老婆你可千万别信我的话

  女:我不信你信谁?你可是少根筋教授,还留美博士呢

  男:老婆那都是没影的事,还不是这金融风暴给闹的,我还不是为了咱们这个家,为了日子更好

  过些。

  女:三个都说出来了,还没影?

  男:哎是有三个,没办法呀时间长了感情深了,忘也忘不掉了

  女:你,你,你…

  男:你别生气听我慢慢说

  一个和我一起生活了五年——是我奶奶

  一个和我生活了十八——是你呀

  一个三十五年——那是我妈呀

  女:你呀,真滑头,你呀,真糊涂,你看已经过去的二零一一年

  我们赏神八飞天,观天宫对接;御地震辐射,走过了辉煌而艰难的一年。二零一二年有:政府的关怀,扶贫标准地提高,加上大家的齐心协力,这暂时的经济不景气又算得了了什么?我们一定会挺过去的,我们的前景一定会越来越好的

  男:是呀,我们一定会挺过去的,日子一定会越来越好的

  女:走呀

  男:又怎么了

  女:下场呀。

本文来源:https://www.tjxdjx.cn/juben/66271/

推荐阅读

网站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立即删除! Copyright © 推荐范文网 京ICP备166057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