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诗歌 诗词 诗经

搞笑小品剧本短一点的 搞笑的小品剧本《卫士》

发布时间:2019-12-04   来源:剧本    点击:   
字号:

【www.tjxdjx.cn--剧本】

  时 间:现代。

  地 点:兰政的家里。摆设简朴。

  人 物:兰政——某市纪委工作人员。三十多岁。

  冯灵——兰政之妻。三十多岁。

  [幕启。冯灵在做家务。]

  冯 灵:现在呀!空气污染严重,到处是灰尘,不扫打吧,

  让人感觉不舒服,打扫吧,下了班本来就累,嗳!什

  么时候污染少一点就好了。

  [兰政提着菜急上,按门铃]

  冯 灵:来啦!来啦!(开门)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兰政:(进门,放菜)今天听高付市长做“认清形势深入开

  展反腐倡廉工作”的报告,能准时下班啦!

  冯 灵:(倒杯水递给兰政)渴了吧,来喝口水,一会儿我去

  做晚饭,听报告辛苦了,我给你炒几个菜,好好喝两

  杯,恢复恢复。

  兰 政:(俏皮地)谢谢夫人厚爱。

  冯 灵:(微笑)去你的。

  兰 政:哦,对了,父亲来信了。

  冯 灵:是吗?快给我看看。

  兰 政:(从口袋里掏出信递给冯灵)老人家可操心哪!

  冯 灵:(冯灵看信)嗬!不错,妈和爸都参加体育锻炼了,

  这有利于防病治病,有利健康啊。

  兰 政:可不是,抗病的能力是锻炼出来的嘛。

  冯 灵:(继续看信)哟,你听听(念信)“兰政,我知道纪委的工作是得罪人的工作,不要怕得罪人,特别是不要怕得罪官比你大的人,不管怎么样都要站在党的立场,全心全意为人民的立场上办事,大不了回家种田,泡菜、稀饭我管你一辈子”嗳!那有那么简单。

  兰 政:你爸真好。

  冯 灵:(折好信放入口袋里)那当然好啦,我做饭去了。(下)

  [兰政顺手拿起桌上的报纸,坐在椅子上阅读]

  [电话铃响]

  兰 政:(接电话)喂,是我,我就不来了,你们吃吧,哦,有事,有事上班到办公室说吧。对,请不准假,对,想好好陪陪夫人,对,这是我的习惯,好,好。

  [兰政放下电话,又拿起报纸阅读]

  [门铃响]

  兰 政:谁呀!

  [无人回答,门铃又响]

  兰 政:来啦。(走到门边)谁啊?(无人回答)

  [兰政开门,见无人]

  兰 政:奇怪,人呢?(低头)信,一封信(将信捡起后关门)(兰政狐疑地,审视着信)

  兰 政:一定又有什么事。

  [兰政坐下,拆开信,看着]

  兰 政:(笑)嘻嘻,有意思(不自觉地念出声来)“我是小偷,前几天偷了一家大偷,不偷不知道,一偷吓一跳,现金我用了,存单房产股票可不少,你若看一看,准把你吓跑……”嗯,还来点打油诗,这小偷,够浪漫啊!哦,这还有(念信)“硕鼠大如牛,体重几仟万,你若不相信,打开看一看。”看来,这大偷,可真算得上是大偷。让我来好好看一看(看存折,惊得一下子跳了起来。)唉呀!原来是他(取卫生纸,抹去头上的冷汗)怎么会是他呀!

  冯 灵:老公,吃饭了。(见兰政无反应,大声地)老公,吃饭了。

  兰 政:哦!哦!

  冯 灵:(见状)怎么啦?出了什么事?天大的事总得吃饭吧!

  兰 政:(将信和存单等递给冯灵)你看看这儿,还吃得下饭吗?

  冯 灵:(看信和存单等)唉哟哟,不得了,不得了哇!(惊得一下子坐在椅子上,呆若木鸡)

  兰 政:(自言自语地)高副市长啊!高副市长。刚才还在做报告的高付市长。

  冯 灵:谁会相信哪?这么多钱。唉,这还有个小本本(说完拿起翻开看了看)都记些什么呀!看不懂。

  兰 政:让我看看(随便翻开一页)0122-12-8-5-50分三水公司,哦,我这明白了,这是他收脏款的记录,这些都是铁证哪!

  冯 灵:没想到,真没想到哇!唉,老公怎么办?怎么办哪?

  兰 政:怎么办!这不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嘛(拿起信)你听这儿(念信)“兰政同志,我们都知道再难整的事,你都会整好的,你会,一定会给我们这些小老百姓一个满意的结果”。

  冯 灵:怎么,要你来查处高副市长这事。

  兰 政:还能怎么样。

  冯 灵:唉呀呀!老公,你可不能管这事。

  兰 政:为什么?

  冯 灵:市委书记、副书记、市长、副市长是你们市纪委管得了的吗?别忘了市纪委书记,还是他们决定的哩。他们不受你们监督,再说谁敢监督他们哪!别忘了你们这些纪委干部的升迁去留、衣、食、住、行、吃喝拉撒可都在他们的权利范围之内呀!

  兰 政:冯灵哪!你说这些我都知道。

  冯 灵:知道就别管哪!

  兰 政:见了这种事,我心里就窝着一团火。

  冯 灵:我知道你眼睛里掺不进一点沙子,可这件事非同小可!

  兰 政:我知道它的份量。烫手哇!

  冯 灵:烫手就撒手,不就什么事也没有了吗?

  兰 政:是啊,如果考虑个人的得失,还是撒手好哇。

  冯 灵:(高兴地)嘿,这就对了。

  兰 政:对什么呀!纵容腐败的本身就是更大的腐败。要是不管这事,我这辈子都将受到良心的谴责。

  冯 灵:还是要管哪!

  兰 政:对,要管,一定得管。

  冯 灵:(情急地)你还要管哪!我看你是要把我们这个家,搞得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才甘心,在桐县不就是因为你坚持查处县委书记的受贿案,才落得今天这个下场吗?

  兰 政:下场,压根我就没想这个事。桐县的案子怎么啦,那个县委书记最后还不是被规则办了吗?我兰政不还是兰政吗?官复原职,我不还是处长吗?

  冯 灵:你英雄,你好汉,到头来落得个我下岗,你丢官、调离桐县,一家人不得安宁,还不够哇!

  兰 政:你呀!

  冯 灵:(柔情地)老公,算了,就当我们什么都不知道。

  兰 政:嗳!(长叹)冯灵哪!我知道,这辈子我欠你的太多,你跟着我受苦了。

  冯 灵:老公啊!不说这些!夫妻嘛,风雨同舟,我只不过想过点安稳的日子,这不过分吧。

  兰 政:谁不想过安稳的日子啊!可是树欲静,风不止啊!我一个堂堂的男子汉,岂能为一点波折,个人的荣辱而被风刮倒吗?冯灵,我的好冯灵,让我们为了老百姓上千万的血汗钱,再变一次猫吧。放心吧,老鼠总是怕猫的。

  冯 灵:我怕,我真怕呀?老公。

  兰 政:(冷笑)这世界怎么啦?正义倒怕起邪恶来了,笑话,真是天大的笑话。就冲这一点,我管完了。

  冯 灵:(撒娇地)唉呀!老公,我求求你了。

  兰 政:你呀!

  冯 灵:我怎么啦。人家也是为你担心嘛!

  兰 政:我们不讨论这个问题了,还是好好想想怎么来管这件事。

本文来源:https://www.tjxdjx.cn/juben/68729/

推荐阅读

网站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立即删除! Copyright © 推荐范文网 京ICP备166057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