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诗歌 诗词 诗经

军营小品《加油》剧本 军营小品剧本《杀猪》

发布时间:2020-01-15   来源:剧本    点击:   
字号:

【www.tjxdjx.cn--剧本】

  (那个时候还不知道有一种短剧叫做小品,为了叙述方便,我现在给它叫小品。

  我连有一广东籍的兵,名叫李大坚,喜欢杀猪。头一两次杀,捅了一刀,猪还跑了,追了半天,抓回来再捅。据说他特意买了几包好烟到村上屠夫那里学了手艺。后来就一刀见功夫了。再后来,杀本连的猪不过瘾,还到人家连队去抢杀猪。于是,有人笑他,“你就这么喜欢杀猪?又脏、又累,还危险。”他眼睛一扫,轻蔑地说“你懂个屁,你知道杀猪那是一种啥感觉”?

  后来,一次连队要开晚会,提前半月下任务,每排不得少于2个节目。节目单报上来一看,有李大坚主演的小品《杀猪》。我想,这个兵本身就是连队杀猪的,他有生活,肯定演得像。当我看完他演的《杀猪》后,才知道他说的杀猪的那种感觉是啥感觉。

  这节目6个人演,3个主角。杀猪兵(李大坚自演),连长(一大个子老兵演),炊事班长(一矮胖兵演),3个配角。

  戏开始了。)

  第一幕

  连长背着两手上场,“李大坚,李大坚,他姥姥的,这小子到哪去了?”

  正喊着,李大坚叼着烟上场了,一见连长,赶紧把烟藏在手中,立正站着。

  连长用手指着他说,“干嘛不答到?”李大坚这才答“到”。随着他的嘴巴一张,一口烟雾从口中喷出。

  连长命令道:“明天是八一,今天下午你找几个人,去挑一头最肥的猪杀了,明天好过节。”

  “是”!李大坚赶紧立正回答,但他在敬礼时,忘了右手藏了烟,一举手把烟露了出来。弄得大家哈哈大笑。接着他向连长报告,“报告连长,我到哪去找人?班排长们不同意派人咋办?”连长说,“杀猪是过节的头等大事,不杀猪就没肉吃,没肉吃过什么吊节?我跟你说,你想叫谁叫谁,他姥姥的,我看谁敢不去!”

  李大坚见连长上当了,当场宣布要挑选了5个人,一、二、三排各一个,还有炊事班长,选第5个人时卖了个关子,“这个人最重要,你们猜是谁?”观众面面相觑,不知他要挑谁。(剧本范文 )这时,他郑重其事地宣布:“这个人就是连长”!观众一片掌声。

  连长根本没想到他会挑到自己,手指着他说,“你、你、你小子反了,嗯,敢派我的公差”?

  李大坚一本正经地对连长说:“连长大人,你知道《曾子杀猪》的典故么?古人都说话算数,兑现承诺,你是我们红军连堂堂大连长,是你说的我想叫谁叫谁,怎么啦,你不去?”

  李大坚又转过身来扇动观众,学着连长的口气,“杀猪是过节的头等大事,不杀猪就没肉吃,没肉吃过什么吊节?我想叫谁叫谁,他姥姥的,我看谁敢不去!”观众一片吆喝声,“要去,要去”!

  连长没法,只好答应去。李大坚说:“好,大家下去换衣服”。

  第二幕

  李大坚光膀子身上裹雨衣,脚蹬长筒水靴,口咬着杀猪刀上台来,学着连长平时训人的口气,“他姥姥的,半天出不来,这个熊作风,还能打仗吗!”说罢,连长和炊事班长等人都围着个围裙就上来了。李大坚抖起威风起来了,指着这5个人说:“站好,站好,我要跟你们分分工。”谁、谁、谁抓哪,按哪,一一作了安排,连长被分配揪猪尾巴。

  接着这几个人做着到猪圈赶猪、抓猪的动作,把猪(白床单裹着的两个枕头)抬到了那两条凳子上。只见李大坚左腿弓着顶住猪头,左手掐住猪下巴,手肘压住猪头。右腿叉着,右手拿着刀,刀口朝外,大伙正等着看他那神刀功夫呢,他就是不捅刀。但嘴上却不停地指挥揪着猪尾巴的连长,一会说抬高了,一会说抬低了,一会说前了,一会说后了,这明明就是在折腾连长。连长呢,满头大汗,既要用胳膊揩汗,又要揪猪尾巴,可这猪尾巴又短、又细,还滑,使不上劲。再加上被李大坚折腾受的那股窝囊气,开始还不好发作,后来太明显了,就憋不住火了,咬着牙根吼他,“你姥姥的,你小子是不会杀,还是怕了杀?啰嗦个屁呀。”

  这李大坚呢,他想要的那种杀猪的感觉才上来,见连长骂他,心想,你连长这时也只能骂几句,还敢丢下猪尾巴不揪了?于是,他就抓住时机,有理有据地训起连长来了,“你这猪尾巴抬不正,猪屁股就不正,猪屁股不正,猪身子就是弯的,猪身子是弯的,可我这刀是直的,一刀进去,刺不准心脏,猪就死不了,死不了,猪就要受痛苦。再说,我这刀一进去,尔后旋转一下,往外一拔刀,你就要抓着尾巴把猪屁股抬高,血就流得多。你懂吗?”这李大坚还越说越来劲了,竟用刀尖指着连长,“这么重要的岗位,别人我还不放心,不然,我为啥要你大连长抓猪尾巴?”你看看,连长果然被他训得不吭气了。观众们虽然觉得何大坚做的有点过头了,但也觉得他是在理上。

  刀终于捅进去了,又一阵吹、打、烫、剖。好不容易把猪杀完,退场

  第三幕

  只有李大坚和炊事班长上场了。

  李大坚对炊事班长说:“猪身上只有一个的部位有哪些呀?”

  炊事班长不加思索地回答说:“猪心呗。”心里说,“你小子以为我不懂?我老兵的老兵都给我传过的。”所以,边答还边故意向观众席上的真连长媚了一眼。

  李大坚也知道他只会这一点。于是,又问,“还有呢?”

  “还---有---?”炊事班长想起杀猪时折腾连长揪猪尾巴的样子,说“还有猪尾巴。”

  “算你答对了”。李大坚还继续问:“还有呢?”

  “还有哇?”炊事班长用手挠了挠头,“还---有---,对,还有猪头。”

  “还有你这猪头。”李大坚指着炊事班长的头说:“猪头上的东西多着呢。”

  “那还有啥呢?”炊事班长又挠了挠头。

  “我问你,咱们今天杀的这头猪,是公的,还是母的?”李大坚诱导着。

  “公的呀。”炊事班长疑惑地看着何大坚。

  李大坚拍了拍炊事班长的脑门,说:“是公的,那还有什么部位只有一个?”

  炊事班长突然想起来了,笑着说:“那就是猪X巴”。全连观众都大声笑了起来。

  李大坚自己忍也不住笑了一下,马上又正规起来,像领导作报告那种口吻对炊事班长说:“我来教教你,连长、连长,一连之长;杀猪、杀猪,杀猪之心。连队杀了猪,关键部位要给关键之人吃,这既是天经地义的,也是我军的光荣传统,知道吗?”炊事班长连忙回答“是,是,是。”李大坚觉得这时该给连长挽回点面子了,于是,他接着说,“但是,我们连长今天亲自和我们一起杀猪,亲自揪猪尾巴,给我们作了表率,那么,只吃一个猪心是不够的,是对不起连长的,怎么办呢?你们炊事班要把你刚才说的那3样东西,‘两巴一心’,也就是猪尾巴、猪X巴和猪心,单独炒给连长吃。”观众又是一阵掌声。

  炊事班长立马大声回答“是”!然后,眼珠子一转,问李大坚:“那您老人家要吃哪个部位的呀?”

  李大坚清了清嗓子,故作谦虚地说:“我嘛,呵呵,好说,咱就简单一点,哪敢比连长更关键呢?是吧,你就给我来一盘炒猪肝,一盘生炒大肠,一盘炒里脊肉就行了,”炊事班长摇了摇头,无赖地说“还简单呢,要复杂了还不知要吃成啥样呢?”

  观众们也议论纷纷地说:“这小子,太狂了,他比连长吃得还好!”

  李大坚呢,虽说是在演杀猪的戏,可比真杀猪还过瘾!此刻,他真想跑到操场上大声地“啊---”他一声。这感觉,既像阿Q摸了小尼姑的头,从头到脚,透体地爽啊!

本文来源:https://www.tjxdjx.cn/juben/73159/

推荐阅读

网站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立即删除! Copyright © 推荐范文网 京ICP备166057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