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诗歌 诗词 诗经

[晚会小品搞笑剧本]晚会小品剧本:《安全是天》

发布时间:2020-03-27   来源:剧本    点击:   
字号:

【www.tjxdjx.cn--剧本】

  安 全 是 天

  (小品) 编剧 席晋峰

  人物:高风 厂长

  胡海 工人

  文秀 胡妻

  时间:某日下午

  场景:厂长办公室 一桌两椅 电话机 安全帽

  幕启 胡:(拎半瓶酒,柱一棍子,上有一感叹号标志,摇摇晃晃上)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我胡海堂堂大老爷们绝咽不下这口窝囊气。俗话说的好: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愣的,楞的怕不要命的,今天我就是不要命啦,天是老大我老二,谁敢把我怎么样。打不过人?路边正好插了这根棍子,我拔下来拿着就能壮胆。谁敢拦我,你?你?哼。干啥?找厂长去。我,再喝一口(喝了一口,左右看看,又含一口把酒喷在衣服上,醉醺醺样。唱)说走咱就走呀,该出手时就出手啊……。到啦。(敲门)开门!开门!没人?怕我了吧,哼,我等着,不信你高厂长不回来。(柱棍站门边)

  高:(幕内声)王主任,你们车间的安全措施一定要抓紧落实呀!

  (回应):没问题,高厂长,你就放心吧!

  高:(上)现在的生产设备,高科技,自动化,这安全工作更是一点都不能马虎呀。呦,胡师傅,在这站岗呐?

  胡:我站…什么岗,是找你算….算账的。

  高:奥?那就进来算吧。

  胡:进…就..进,谁怕…谁(踉踉跄跄,扛棍,门挡,横棍,门又挡,转棍进门,跌倒)

  高:(忙扶)胡师傅。

  胡:不…用…管我。

  高:又喝多啦?

  胡:不…多,才一斤…(晃瓶子)剩…两口。

  高:这还不多?

  胡:咋,现在可不是上班…时间。

  高:说吧,找我有啥事?

  胡:啥事?你揣着清楚装糊涂。

  高:嘿,你这长枪短炮,东一榔头西一棒的,到底有啥事?

  胡:就那个…那个…那个

  高:那个呀?

  胡:上…上个月凭啥扣我…效益工资?

  高:就这事,还有吗?

  高:胡师傅,怎么能这么说话呢?

  胡:咋说?今天你不答应给我补发工资,我,我就不活啦!(欲用酒瓶砸头,看看放下,)我撞死在你这。(弯腰欲撞桌子)

  高:胡闹!胡师傅,你精得跟个猴似地,能不知道为啥扣你效益工资?上班时间脱岗喝酒,醉倒在地沟里,胳膊划破缝了三针,休息了一个礼拜,严重违反厂规厂纪,你说你创造的这是哪门子效益嘛。

  胡:厂长,嘿嘿,你都知道啦?我,我不就这一回嘛。

  高:一回?上次机组检修,你偷着喝酒,指示灯还没亮,你就去合闸,幸亏车间主任发现了,赶紧制止了你,不然不知道会发生多么严重的后果。胡海师傅,安全生产不仅关系着产品的产量质量,更关系着每个工人的生命安危呀!

  胡:好我的厂长哩,你就饶我这一回,保证下不为例行吗?

  高:你还想有下回?(电话铃响)喂,你好!李院长啊,孩子安排好啦?不会有什么后遗症吧?太谢谢你啦!我马上把差的医疗费给你送过去。好,再见!

  胡:高厂长你这又拿钱关心谁呢?我这200块钱就不能捎带关心关心?

  高:你……,糊涂。现在不给你说了,你呀赶紧跟我走吧。

  胡:想走?让我听到秘密了吧?我不给你往出说,你把我的事情解决了,怎么样?

  高:胡师傅你就不要说啦,还有比这更要紧的事呢。

  胡:我的事也很要紧呀,你就打个电话,或者写个条子不就行啦?

  高:违反安全规定,没有悔改之心,还想要钱?告你俩字。

  胡:行啦?

  高:没门!

  胡:没门?好好好,今天你不给我开门,我就堵住你的门,看谁能拗过谁。(搬把椅子坐堵门口,哼着小调)。

  高:你….会误事的。

  文:有事急得团团转,不见娃他爸的面,听人说他好像找厂长来啦……(见胡背对门坐着,气冲冲一推而入)

  胡:哎呀呀,谁?瞎眼啦,没见有人?(从地下爬起正欲发火)呦,好我的娃他妈,你咋来啦?

  高:文秀师傅来啦。

  文:高厂长好!(闻到酒味,对胡)好你个记喝不记摔得酒鬼,我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你倒好,喝了酒在这闹事呢。

  胡:我,我要扣发的工资来啦。

  文:什么?你……过来!

  胡:好,过来,反正你说东我不敢往西,你说拦猪我不敢撵鸡。

  文:给高厂长鞠躬,说谢谢。

  胡:谢他?工资给补啦?

  文:就记得那两毛钱工资。你不知道吗?马路上一个井盖坏了,咱儿子放学骑车回来,没看见一头栽进去啦。

  胡:啊!我儿子怎么样啦?

  文:幸亏高厂长看见了,赶紧用车把孩子送到医院,又陪着检查、包扎,又陪着打针、输液,连医药费都是厂长给垫的。高厂长是咱的救命恩人啊!还不快谢谢高厂长。

  高:都是应该做的,谢啥。

  胡:我…我…厂长,刚才你打电话是为我家孩子的事呀?我还捣乱呢,真浑呀。

  文;你呀,两口酒一灌就不是你啦,整天动不动天是老大你老二,上班都敢偷着喝酒,还好意思找厂长?

  胡:咳,不对呀?井盖坏了咋没人管呢?

  文:咋没人管,公路养护人员特地先在井盖边立了一个危险标志杆,不知道让哪个挨千刀的拔走了。

  胡:啊?(拿起棍子)难道是这个?

  文:咋?又是你?

  胡:唉,老天爷,你咋净捉弄你家老二呀?

  文:真是你?(打胡)让你喝,喝。

  高:文秀师傅,(拦)打只能让皮肉疼痛,不能解决头脑中的安全观念和自觉防范意识。胡师傅,我们之所以不住的强调安全,就是因为安全对自己、对家庭、对企业、对社会都是一种保障,安全责任重于泰山,这根弦一时一刻也不能松啊。

  胡:高厂长,我错啦,从现在开始我再也不喝酒啦。

  高:胡师傅问题不在于喝不喝酒,而在于能不能把握住该喝的时候绝不喝多,不该喝的时候一滴不喝。

  胡:高厂长,我懂啦,从今往后时时刻刻都把安全挂在心上,你就看我的实际行动吧!

  高:好!

  文:这就对啦,知道自己是老几啦?

  胡:我?天是老大我老二呀。

  文:怎么?你还是……

  胡:嘿嘿,安全是天,我不还是老二吗。

  高:对!安全是天,一生平安!走,咱们一起看孩子去。

  胡、文:对,对。看孩子去!

  剧终

本文来源:https://www.tjxdjx.cn/juben/87349/

推荐阅读

网站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立即删除! Copyright © 推荐范文网 京ICP备166057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