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诗歌 诗词 诗经

【人迹板桥霜】板桥轶事剧本

发布时间:2020-05-23   来源:剧本    点击:   
字号:

【www.tjxdjx.cn--剧本】

  板桥轶事

  (四平调小戏曲)

  编剧:郭克柱

  时间:清,乾隆年间

  地点:范县金堤河畔。

  人物:

  郑板桥——男,五十一岁,范县县令。

  书 童——男,十五岁,板桥的书童。

  范桂花——女,二十八岁,寡妇,瓜农。

  [夏天。黄河岸边,骄阳似火,麦子刚刚收罢,田野里飘荡着瓜果清香。郑板桥与书童下乡三天,口干舌燥,筋疲力尽。

  [书童提包袱,狼狈上。

  书 童 老爷!老爷!(四下寻找)……咦,这个老头,一会儿工夫,去哪了?(对观众)哎,大嫂,大哥,您见一个戴草帽,穿白麻褂……对对对,这儿还有个洞。啥,没见?你说说,做个县太爷多风光啊,不好好在县衙问官司收银钱,老带着俺往这乡下跑!(翻背褡)这不,钱施舍光了,今儿天又热又闷,渴死了!老爷!老爷!……

  [书童下,郑板桥采野果,从另则上。

  郑板桥 (唱)

  走村串巷十日整,

  访贫问苦步履香。

  范县衙门无有案,

  大堂石阶草木荒。

  徙步沿河堤上走,

  瓜棚李下问清凉。

  (白)范县任上,一年余,案子不过百数,收税不计万两,老夫荡然田间,过着吟诗作画,闲云野鹤般的生活,今儿,天高日毒……哎,书童呐?

  [书童上。

  书 童 喳!老爷,都找遍了,水无有一滴……

  郑板桥 (拿一把野枸杞,高兴)这野果食?

  书 童 嘿,这不是死孩子棵?

  郑板桥 死孩子棵?好吃?

  书 童 老爷,看着好看,可吃着有毒呀!

  郑板桥 吃不得!

  书 童 吃不得!

  郑板桥 书童,你看哪边是什么?

  书 童 (眼睛一亮)哪不是个瓜庵!老爷想吃范县黄河滩里的又脆又甜的青皮沙瓤大西瓜?

  郑板桥(流口水)天气闷不透风,活像蒸笼。老爷劳顿一天,早已口干舌燥、饥肠辘辘,实在难忍。

  书 童 老爷,想吃瓜?

  郑板桥 聪明!

  书 童 我也想,可是,咱没银子啊。

  郑板桥 这……

  书 童 (埋怨)老爷,你只会接济范县的穷人,出来十日,三十两银子全打发完了,没人来接济老爷你了!

  郑板桥 (不满)你是太爷还是我是太爷?

  书 童 太爷是太爷,我是太爷的……

  郑板桥 什么?

  书 童 跟差!

  郑板桥 跟差?

  书 童 喳!

  郑板桥 去瓜园给老爷借只瓜,给,这是借约!

  书 童 喳!——回老爷话,小的张不开口……

  郑板桥 好,哪只有老爷我去!

  书 童 谢谢老爷!(一琢磨不对,忙拉住)——老爷你千万不能去,去了,不失老爷体统,失了老爷体统,也是小的过错,小的在,能让县太爷因小失大!您等着,(下决心)俺就不信偷不回一只瓜……

  郑板桥 什么!偷?

  书 童 (掩饰)范县人跟老爷一样,心眼朴实,乐善好施,俺就不信给老爷借不回个瓜!

  [书童下。郑板桥高兴的吟诗。

  郑板桥 (吟唱)

  “……布袜青鞋为长吏,

  白榆文杏种春城;

  几回大府来相问,

  陇上闲眼看耦耕!……”下。

  ,[书童携瓜跑上。

  书 童 (唱)见瓜园无人去借瓜,

  没料到庵中冲出一个母夜叉。

  [范桂花内喊:“抓瓜贼!”两人跑圆场……

  范桂花 (唱)这是谁家的野孩子,

  白天日头来偷瓜。

  书 童 (唱)吓得两腿只抽筋,

  一泡尿顺住两个裤筒爬。

  (白)老爷!老爷!不好了!……

  范桂花 (唱)俺穷追猛撵卯足劲,

  看你还往那里扎。

  书 童 (唱)眼看就要落她手,

  俺只好扔掉这只瓜。

  [书童藏匿在树后。

  [郑板桥上,险些被瓜绊倒。

  郑板桥 (唱)老爷想啥就来啥,

  天上落个大西瓜。

  范桂花 你往哪走!咦,人哪?

  [郑板桥吃瓜,范发现。

  范桂花 啊,(回头,冷笑,旁白)怪不得这小孩这么大胆,原来这里还藏着小黑老头!——(讥讽)大爷啊,这瓜甜吗?

  郑板桥 (顾不得说话)甜,沙,香,脆,范县黄河滩的大西瓜好吃的很呐,来,大妹子,你也尝尝,又鲜,又嫩,瓜汁儿象蜜一样甜!

  范桂花 (要回,愤慨,唱)

  一老一小胆真大,

  合伙欺俺范桂花。

  前边赵家他不偷,

  后边李家你不拿。

  是否知俺是寡妇,

  骑着脖子把屎拉。

  今天俺也没法过,

  手拉手咱到范县衙。

  郑板桥 (和蔼可亲,要瓜)(唱)

  大妹子不要火气大,

  饥渴的县爷正吃瓜。

  范桂花 (拉书童)跟你没事。你跟俺走!

  郑板桥 那就现场办公!慢来!——书童!

  书 童 (跪下)——喳!

  郑板桥 这瓜是借,是偷?你当着老爷,如实讲来!

  书 童 回老爷,本来去借,无有债主,借约在此,怎说是偷!郑板桥 偷瓜在前,借约在后,非抢即盗,老爷糊涂?

  书 童 (无有招数)老爷,我冤枉!

  郑板桥 老爷在范县断案,可是童叟无欺,透明公断!你冤枉何在?

  书 童 老爷该死……

  郑板桥 啥?

  书 童 瓜农该打……

  郑板桥 (气愤)狡辩!

  书 童 是我错了,老爷一时糊涂,不,是小的一时糊涂!

  范桂花 (旁白)俺怎么越听越糊涂了?(将书童拉一边)你们这演的什么戏,他到底是谁?……

  书 童 他是咱范县县爷郑大人啊……!

  范桂花 县太爷?(冷笑)哈哈……头戴破草帽,一身高梁花子,面黄肌瘦,邋里邋趿,郑太爷,还曹州府哩!(生气)明明是两个瓜贼,想拿官吓人咧,告诉你,老娘还是乾隆爷的亲姑姑哪!

  [范桂花傲慢地一屁股坐在树墩上。

  书 童 老爷,看见了嘛,知道啥叫“穷”了吗?您不把钱送给吃不上饭的百姓,咱会偷瓜,会遭人奚落!

  郑板桥 书童,县衙问官司,没有一个不服的,今儿在这瓜园咋就不一样呢?

  书 童 哎呀,老爷没穿行头了!

  [书童掏官帽,给郑戴上。

  范桂花 (一惊)啊!他真是郑大人?(跪下)郑老爷,原来是老爷驾到,求老爷饶命,老爷饶命!

  郑板桥 咦,管用。——大胆瓜农,书童偷了您的瓜,还向他求命,这哪还有天理?难道说我郑燮在范县百姓心里是个脏官,贪赃官不成?打他!

  书 童 大嫂救命啊!

  范桂花 (跪下)老爷俺不告了!小民有罪,小民再也不敢告老爷了!老爷饶恕这个小孩吧!求求范县大老爷……

  郑板桥 (搀扶,怜悯,感叹)小大嫂,快起!快起!

  (唱)郑板桥来范县有一年,

  大小问过多少案。

  官威能吓老百姓,

  人心难稳咱江山。

  一只瓜都是您的血汗换,

  枝枝叶叶心相连。

  郑燮也是苦命人,

  自小无母度日难。

  小女子无夫日子苦,

  思前想后堪可怜。

  书童啊,

  这是老爷字一幅,

  回去后换回银子抵瓜钱。

  (白)书童,还不快去谢谢这位大嫂!

  书 童 多谢大嫂,求救之恩!

  [郑板桥将字画送给范桂花,范桂花激动不已,慌忙再跪。

  范桂花 老爷!您的字画乾隆皇帝都求之得,俺一介百姓受之有愧啊!

  郑板桥 (笑)您不是乾隆爷的姑嘛?俺高攀呀!

  范桂花 小女子无地自容啊! 老爷!

  (唱)

  手持画卷心潮难静,

  那有这太爷求百姓。

  县爷还瓜是小事,

  是官心民心心相融。

  似这样好太爷俺百姓仰敬,

  范县人永生永世记在心中。

  郑板桥 (唱) 范县自古有民风,

  一团和蔼又包容。

  郑燮衙内睡不住,

  心中常系众百姓。

  青竹沐雨闻落泪,

  风声打窗犹哭声。

  百姓是咱衣父母,

  一道墙好似远隔千万重。

  今日瓜园失官体,

  却道出范县人民一片情。

  范桂花 老爷,(亲切的搀扶郑老爷)走!快去庵下尝瓜,乘凉。

  书 童 快走!

  郑板桥 是!

  (幕后伴唱)

  日映彩霞天色晚,

  瓜园清风人香甜。

  潺潺河水东流去,

  板桥借瓜成美谈。

  [在合唱声中,幕渐闭。

  ——剧终。

  二〇xx年六月二日

本文来源:https://www.tjxdjx.cn/juben/98670/

推荐阅读

网站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立即删除! Copyright © 推荐范文网 京ICP备166057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