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诗歌 诗词 诗经

基督教小品剧本最新_小品剧本:能人百事通

发布时间:2020-05-23   来源:剧本    点击:   
字号:

【www.tjxdjx.cn--剧本】


  甲:如今的社会发展是越来越快,竞争也越来越激烈。

  乙:可不是吗?

  甲:一个人要想在社会上站稳脚跟就应该努力学习,不断的完善自我。才不会被社会淘汰。

  乙:这话太对了。

  甲:所以我本人就非常热爱学习,从两岁起就开始看各种书籍。可以说的上是博览全书。

  乙:那您都学什么了?

  甲:那可太多了,象什么天文地理,诸子百家,琴棋书画,医药算卜,奇门八卦,文韬武略,古今中外。一句话,只要这世界上有的就没有我不会的.只要这世界上有的,也没有我不精通的。所以就有人叫我百事通。

  乙(抓住甲的手):吆,您就是百事通先生呀!久仰您的们大名。

  甲:你听说过我的名字?

  乙:如雷灌耳。大伙也许不知道,这位百事通先生不仅学识渊博而且特别谦虚。其实他的本事不止这些。我最佩服的还是您另一大本事。那不是一般人能学的来的。

  甲:大伙瞧见没?这就是我的崇拜者,说,你最崇拜我什么?

  乙:我最佩服的还是您他无与伦比的牛皮功可谓登峰造极,出神入化。

  甲:那是......(把乙的手甩开)你什么意思?

  乙:我什么意思?一个人会有多大精力能把什么都学会还能样样精通。

  甲:一听就知道你这人没见过世面。你以为人人都象你呀?

  乙:我怎么了?

  甲:怎么了?用电脑上的一个术语来讲,你这人大脑的网速太慢。

  乙:谁网速慢?你说你什么到懂?除了不懂的,剩下什么都懂?

  甲:我可没有说过这话,我说的是这世界上没有我不懂的。

  乙:这牛越吹越大。先问你一声,你是干什么工作的?

  甲:我天天在天安门广场。

  乙:扫大街的。

  甲:谁呀!我是老板,个体户。知道吧!

  乙:知道,那你是做什么买卖的呀!大老板?

  甲:我就是......我就是在天安门广场吹几个气球卖给过往的游客。

  乙:卖气球的?怪不得这么能吹。

  甲:你还是不相信我有真本事?

  乙:你的给我一个相信你的理由呀!

  甲:这么着吧!你可以自由向我提问,要是有一句我答不上来。

  乙:怎么样?

  甲:你叫我一声叔叔。

  乙:要是你答的上来呢?

  甲:你叫我一声大爷。

  乙:什么话?便宜都让你占了?

  甲:开个玩笑。要是我答不上来,我请你去王府井撮一顿怎么样?

  乙:太好了,我这人就喜欢吃。说,请我吃什么?

  甲:炒豆芽。

  乙:吃炒豆芽我至于去王府井嘛我。

  甲:还是开玩笑,现在正式开始。

  乙:好,我就当闲着没事耍猴了。在座的诸位给我们做个证明,回头我也请大伙到王府井去吃炒豆芽。

  甲:放马过来吧!

  乙:我可出了,到时候回答不上来可别说我当这么多人没有给你留情面。

  甲:你怎么这么多费话。

  乙:还急性子。听好了,你不是说你天文地理无一不晓吗?现在我就以天来问。请问天上有多少颗星星?

  甲:我拒绝回答这个问题。

  乙:哈哈,答不上来了吧?第一道题都回答不上来了,还吹什么牛?还是回去吹你的气球去吧!

  甲:我说我不知道了吗?

  乙:那您是知道了,知道就请回答吧!

  甲:不是我不想回答,实在是你的问题太简单,对我的智商来讲。简直就是一种侮辱。

  乙:不,不,我就要您回答这么一个简单的问题。请问百事通先生您自幼博览全书怎么可能会被这么一个简单的问题难住呢?

  甲:怎么说呢?我要是不回答你还真以为我不知道了。我要是回答了对我又实在是一种侮辱,这么着吧!只要你当这么多人的面大声说一句:我——弱智。我马上做出回答。

  乙:不用我说,其实大伙早就看出来了,您是有些弱智。

  甲:谁弱智?

  乙:还会是谁,这顶桂冠非您莫属。别人没资格跟您抢。

  甲:不就天上有几颗星星吗?有什么大不了的,我告诉你,我不但知道天上有几颗星星。还能准确的告诉你公的有几个,母的有几个。

  乙:奇才,真是奇才。连星星都能分出公母来。这可不是一般的奇才。

  甲:应该是恒星和行星,是吧!

  乙:不,是公的和母的。说吧公的几个?母的几个?哪个和哪个是两口子。

  甲:公的......恒星是一十八亿三千零两万九千六百零五颗。行星是一百八十三亿四千一百七十三万零两颗。加起来一共是两百零一亿七千一百七十五万九千六百零七颗。

  乙:还有整有零的,有人信吗?

  甲:您不信?

  乙:我当然不信。

  甲:不信您自个儿去数。

  乙:好,我......我不去。天上有多少颗星星谁也说不清。连天文学家都不知道。

  甲:我知道。一共是两百零一亿......

  乙:打住,打住。我服了您,这次就算你说对了还不行吗?

  甲:你说不过我。

  乙:是我赖不过你。先别得意,下面还有呢?

  甲:只管来问......别忙,你欠我一盘炒豆芽,记好了。等会儿可别赖帐。

  乙:谁赖帐了?谁欠谁还不一定呢?这次我出个实际一点的。

  甲:说吧!有什么问题到我这儿没有解决不了的。

  乙:最近我买了部车子。

  甲:你买的是有引擎,有油门,还有刹车的那种吧!

  乙:还有轮胎,有方向盘,有发动机。你直接说汽车不完了?

  甲:我是天才,天才说的话当然与众不同了,是你自己不能理解你怪谁呀?

  乙:这叫什么人那?买车子固然是件好事,但也有那么一两处不能尽如人意的地方。

  甲:想请教我是吧!没问题。不会让你失望的。

  乙:问题有两个方面,第一呀,就是太费油。耗油量实在太大。

  甲;我当什么大不了的问题呢?就这个呀!说你傻帽了,你还一百个不服气。这不挺简单吗?

  乙:那依您说该怎么着?

  甲:你改加汽它不就不费油了吗?

  乙:那不又费汽了?

  甲:你刚才只说不费油,没说不费汽。第二方面是什么?

  乙:第二就是经常堵车。特别是遇上有什么事的时候。能把人堵的心急火燎满头大汗。

  甲:你这个人简直就是天字第一号的大傻瓜。连这样的问题都没有办法。实在是傻的无可救药了。

  乙:那你说,该怎么办?

  甲:不就堵车嘛。在大街上是吧?

  乙:不一定,有时候在小巷里也堵。

  甲:这不更好办了?你不把车子开出去它不就不堵了吗?瞧!这下连汽都省了。多好。

  乙:照你这么说,我买辆汽车回来,别开出去。天天放在家供着。

  甲:是这意思。

  乙:那我还买汽车干什么?

  甲:那我那管得着?反正办法我是给你想出来了。要不你就别买。

  乙:你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你这叫强词夺理。

  甲:我这叫随机应变。下次可别再犯傻了。出第三道吧!

  乙:你别牛,我还不信了,你什么都能答的上来?

  甲:你会信的......等会儿,这次你又输了,连同上次你一共欠我两盘炒豆芽了。

  乙:我自己会算。

  甲:我以为你不会呢?

  乙:少废话,听好了。世界恐怖大亨本拉登知道吗?

  甲:知道。那是我哥们儿。我们是一起光屁股长大的。

  乙:那我请问,您有什么办法可以抓住本拉登?

  甲(傻眼):什么?

  乙:有什么办法才能抓住本拉登?

  甲:对嘛!这样的大问题才适合我的胃口嘛!不过我是不会回答的。

  乙:没辙了吧?

  甲:什么叫没辙了?轻松想出三十个五十个办法来。今天太忙了,改天再聊。再见了。(转身欲走)

  乙:回来

  甲:你欠我两盘豆芽的事,没什么。千万别这么客气。有空我一定来。

  乙:谁说要请客了?我在问你第三个问题,怎样才能抓住本拉登?

  甲:你这人怎么这样?

  乙:我这人就这样。你刚才不还说能难住你的问题根本不存在吗?

  甲:我有的是办法。

  乙:有您怎么不说?

  甲:我不说,不说。我不说是因为,因为我谦虚。

  乙:象您这样谦虚的人我还是第一次遇见。

  甲:要我说出来也不难,只要你说......

  乙:我弱智。

  甲:只要你......

  乙:我傻帽。行了吧!

  甲:只要你......

  乙:我是天字第一号的大傻瓜。我傻的无可救药!我比您都傻。行了吧!请回答。

  甲:好,我回答。你什么问题?

  乙:怎样才能抓住本拉登?听清楚了吗?是怎样才能抓住本拉登?

  甲(痛哭):你什么人呀你?我爸爸妈妈爷爷奶奶。爸爸的妈妈,妈妈的爸爸,爷爷的奶奶,奶奶的爷爷。我的七大姑八大姨,三叔二大爷全都是在恐怖袭击中死的。

  乙(落泪):真可怜。

  甲(痛哭):我不愿意说这些伤心事。一说我都会难受。你偏偏要往这上面扯。你不是故意在我伤口上撒盐吗?

  乙(痛哭):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我不知道你有这么悲惨的经历。我向你道歉。(向乙鞠躬)对不起。

  甲(收泪):好了,我原谅你了。下次可别这样,知道吗?

  乙(哭):知道了。

  甲:好乖。

  乙(撒娇):我要吃糖。

  甲:好好听大人的话。叔叔今天有事先走了。等明天叔叔给你买糖吃。

  乙:谢谢叔叔,叔叔再见——回来。

  甲:你要吃糖是吧!叔叔现在就去给你买。

  乙:谁要吃糖?

  甲:那你吃什么?

  乙:我要吃你。

  甲:干什么发这么大的火儿?

  乙:我问你怎样才能抓住本拉登你给我扯到哪里去了?

  甲:不就是怎样才能抓住本拉登吗?

  乙:说呀!

  甲(沉思)怎样才能抓住本拉登?(犯难)怎样才能抓住本拉登?(向乙)要不您把我抓起来得了。

  乙:抓你干什么?我就要抓本拉登。

  甲:让我想想,这样才能抓住本拉登?让他的手下出卖他——这是不可能的。

  乙:废话。

  甲:让他去自首——这也是不可能的。

  乙:等于没说。

  甲:让他和布什拜把子交上朋友——这更是不可能的。

  乙:那你倒是说说点有可能的呀?

  甲(双手猛然一击):有了。

  乙:干什么你?

  甲:那绳子往拉登脖子上一套不就抓住了吗?

  乙:这谁都知道,关键是没人知道他藏在哪。

  甲:我知道。(走下台)

  乙:干什么去?

  甲:去找本拉登

  乙:你给我回来。(下台)

本文来源:https://www.tjxdjx.cn/juben/98698/

推荐阅读

网站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立即删除! Copyright © 推荐范文网 京ICP备166057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