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诗歌 诗词 诗经

描写菊花的句子和段落_描写悲哀的句子和段落

发布时间:2020-05-23   来源:句子    点击:   
字号:

【www.tjxdjx.cn--句子】

  那女人双手捂住脸,努力地抑制着哭声,憋得肩头一抖一抖地搐动。

  她用手捂着脸,咬紧嘴唇,尽量不使自己哭出来,可还是不时发出两声压抑着的吸泣。

  他想起过去,也想到未来,心口的深处汹涌起更大的酸痛波涛,几乎忍不住要放声痛哭。

  我目瞪口呆,完全没有了反应,只觉得四周空荡荡,寒风像无情的箭,扎进我的心窝里。

  这个人的脸色就像一本书籍的标题页,预示着他的悲惨内容:当蛮横的湖水从岸边退去.留下一片侵凌过的痕迹的时候,那种凄凉的景况,正和他脸上的神情相仿。

  陈良有时觉得自己完了,以为自己男性的孤独和知识的痛苦再也不能在异性中得到一点解脱,生活的情趣总也燃烧不起来,这使他的心愈发灰白。

  谁都想挽住时光,但谁又能留住岁月?长大了以后,我随父亲一起离家在外,很少给外婆过生日。有一年外婆的生日,我给她买了一台很小很小的收音机。后来,妈妈说,外婆摸着小收音机笑了,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可是,外婆在“强子能回来就好了”的叨咕声中病了,病得很重很重。在我还没来得及看外婆最后一眼的时候,外婆就去了,去得那样匆忙。外婆握着那很小很小的收音机,在“强子,我的孩子”的呼唤声中去了,永远地去了……在我今后的生日中,再也看不到外婆那慈祥的笑容了,有的只是那无法排遣的思念。

  我蒙在被窝里号陶大哭,我幼小的心灵忍受不住这么大的侮辱。帮助同学难道错了吗?男女同学之间存在友谊也错了吧?整整一夜啊,我没有合过眼。

  潮,涌到了她的跟前,打湿了她的脚,溅湿了她的裙据,可她丝毫没有察觉。她望着脚下那激着白沫的海水,疾涌而来的潮波,听着它“澎湃―澎湃―”诱人的呜叫。她悲哀怨恨的心绪,在这里找到了凄惨的谐音,寻到了安慰的絮语,觅见了理想的归宿……

  这是不是说王磊没有感情呢?不是。他好像只铁壳的暖水瓶,外表冷冰冰,内里却是一派滚烫。当他感到不可挽回的事态一步步向必然的局面发展时,一阵阵的愤怒,一阵阵沉重悲枪的内疚,便像烧红的针似的刺灼着他的心。

  鸟能预感到自己的死亡。在那最后的时刻,鸟仍关心自己的羽毛是否干净。它们挣扎着,用口里仅有的唾液舔洗身上不洁的东西。它们不喜欢多余的东西,那会妨碍它们飞翔。现在它就要结束飞翔了,大约是为了感谢这陪伴它一生的翅膀,它把羽毛梳洗得干干净净。

  天色还朦胧时,偶尔能听到杜鹃掠过湖上的啼鸣,急匆匆地,从不让人看到它的身影。常听人说,那是一种悲观厌世的鸟,竞不给自己营巢,总是无休止地飞行、悲鸣,直到啼血而亡。它那四声一度的嗓音,原可给人带来欢乐,可不知为什么,总在人们心中引起伤感。每当听到这啼血的哀鸣,便不由得呼唤:下来稍停一刻吧,明净的湖水会洗去你心上的忧伤,洗去你胸前美丽羽毛上的斑斑血迹。

  看着父亲苍老、委琐的面容,万家福的话仍在强烈地刺激着张义民的耳膜(他心里不禁涌起一阵悲哀。他觉得高婕、沈萍和大厅里的人们都会轻蔑他有这样一个父亲。尼克松可以炫耀他卖牛排的困苦,田中角荣能够以家贫为荣,因为他们当上了总统、首相。而他,虽然爱自己的父亲,但此刻,却又只能为父亲感到羞愧。

  我问村子里的老人为什么鹰一去不复返?老人说山岗上的大树伐完了又伐小树,鹰再也没有古树栖身,河里的水干涸了枯竭了,鹰没有地方梳理自己的红冠和羽毛,还有双管XX经常瞄准栖落的鹰们,枪口冒出那股淡蓝时,鹰就要和人告别了。我们经常觉得生活沉重,其实鹰们的生活比人类更沉重。人类在无钱购买物品时,似乎很沉重,但他们可以砍伐森林换回自己的需要。也可以砍伐几万公顷森林,燃起漫天大火,烧出一个迷人的政治童话。而鹰在无尽的砍伐中失去了自己的家园,它在告别人类之时的啼鸣,比什么都沉重。将来有一天,儿子问我什么是雄鹰,我将无言回答。

  夜,更深了。苍弯里,没有团圆的明月,没有熠熠的繁星,没有耿耿的银河,没有澄碧的弯顶。只有滚滚乌云,驰驰闪电,轰轰雷声,哗哗雨倾―豁力地垂压着,疾射着,轰击着,捶打着两个可怜无靠的人,两个国破、家毁、心碎的游子……

  说到这个戏谑的绰号,反倒引起我对这位老妇人的同情。我觉得在她这种失常的行动背后,似乎隐藏着某种精神上严重的创伤。一个无依无靠的孤寡老人,处在西方资本主义世界里,她的命运正像一团垃圾一样,不是被人遗弃就是任人践踏。生活上的熬煎,心灵上的抑郁和痛苦。为了怕被人鄙弃,她把自己打扮成过去的贵族。但这种可悲的妄想,并不能改变她的命运,反而带来了更多的鄙弃和不幸。看到这一切,我仿佛看到一个被压在社会最底层的弱者,在生活的漩涡中拼命地挣扎,而她所企求的只不过是最起码的生活权利,和作为一个人的最起码的尊严。

  低吟的松涛声折磨着黑夜的山岗和岩石,石壁尽头隐隐传来泉水断断续续的呜咽。孟明蜷曲在角落里一动不动,痛苦的热泪在脸颊上滚滚而下。一切心血、劳动和希望顷刻被消灭了,这个在皮鞭底下未曾躲闪过的汉子,现在看来沦落到完全绝望的境地了。

本文来源:https://www.tjxdjx.cn/juzi/98744/

推荐阅读

网站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立即删除! Copyright © 推荐范文网 京ICP备166057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