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诗歌 诗词 诗经

[优美散文]高三散文胭脂心

发布时间:2020-07-01   来源:散文    点击:   
字号:

【www.tjxdjx.cn--散文】

  花落眉间,点烙心间。挥散不去,并不是初见的怦然动心,只是深居闺房久久耐不住的念想。

  昔日女子习字是尴尬的,但总为了相夫教子,读书可以有,终究不可以太多,不可以让才识掩没自已的柔情,更不可将自己的情意飘出深闺,盛开了长廊之外的红杏。女子啊女子,美貌中终究是不会永远伴着你,而你的心一旦给了夫君,此生便只可有君一人,不管是身还是心。

  是何时爱上了胭脂香,又是何时为君绣鸳鸯。

  我记得你与他在长安街上的初见,他并非是你父亲眼里的如意夫婿,你只是在回头的刹那,与他有了几秒眼神的交集。眉清目秀的少年,腰间环着白色的丝带,只是没有倾城的玉佩。没有笑容,倒也没有陌生感的严肃,你天真将之认为亲切感,只是那一对视的瞬间,你的脸突然红了起来。深居闺中,除了父母双亲还有熟识的仆人,你的身边从未出现过闲杂人等。少年只是端庄的站在卖胭脂的老父亲身后,老父亲眼里满溢的细腻柔情是你父亲从未有过的。你轻轻地凑到母亲耳边,缓缓地道了一句:“母亲,可否置一胭脂。”那日的你,头也没回。你哪里会料得到,之后的长安街依旧喧嚣,可以是你却再也寻不见他的身影。

  点上花烙,涂上胭脂,微红双唇,你可知你是如此的倾国倾城。深闺之中,少年在你脑海中,怎么都除不去影迹。

  母亲看透了你的心思,却不知道你日夜思慕的君郎只有他一个。母亲开始给你寻觅郎君,筹备嫁妆。日子开始变得忙碌,你又怎么可能觉察不出呢?然而至始至终,你却没有说一句话,只是啊,静静的看着母亲为自己做着这些。

  忆君心似西江水,至此东流不复歇。

  那一日,家中红红火火,到处都结上了灯笼,贴上了双喜。毕竟这府中你是正房的女儿,身份自然是与生的,婚事自然也就不会有一丝的怠慢。你只是安静的坐在梳妆台前,今日连府中丫鬟的打扮那么红艳,太艳丽你都不愿意睁开双眼。好多好多的人,好热闹好热闹,你的心却像是死了一般的安静。被盖上红盖头,你便不再是属于你出生长大的地方了。

  轿子走啊走啊,整整三天的颠簸,你来到了你后半生的归宿。三月扬州的气候与长安是完全的不同。暖暖的是春天的气息,只是啊,你再也看不见住在你心里的君郎,因为眼前的才是你这辈子的郎君。

  幸好,郎君恰似扬州的柔情,他盖起了偌大的花园,只为你的笑颜。欢愉是短暂的,他心里是盼着金榜题名的,你至始至终无法理解他家族的使命。你才来到这花开的地方没有多久,他却去了你刚刚离开的京都,一去便是大半年。是命运太不济,还是花开太仓促,研磨一池浓浓的墨,只是君未归来。年年如此,你本太多情,你早已不会想起自己的初见了,只是君不再,如今的你只可守着你的偌大庭院,心何归依。

  你的命太好,一生太顺,富贵荣华。你的命太苦,一生空荡,谁人能懂。

  执笔之间,只一句,无法随君去,只能留君意。

本文来源:https://www.tjxdjx.cn/sanwen/105846/

推荐阅读

[给陌生的你听]陌生的你短篇散文

[给陌生的你听]陌生的你短篇散文

我悄悄来,你静静走。  那夜的屋外下着大雨,屋内的灯火逐一熄灭,听着雨水击打着地面,漆黑的夜,你我相拥入眠。  夙兴昧旦,我缓缓的睁开双眼迷茫地摸索身旁居然空荡一片。  自此你我未见。  那年我大二,你大一。  这年又是一个雨季,我撑着雨伞走在大街,嗅着雨中夹带着的香味,踏着雨露走向熟悉的早餐店。
2016-06-07
网站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立即删除! Copyright © 推荐范文网 京ICP备166057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