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诗歌 诗词 诗经

老榆树阅读答案|老榆树的故事

发布时间:2019-10-08   来源:散文    点击:   
字号:

【www.tjxdjx.cn--散文】

  因修建桃林口水库,紧靠青龙河岸边的故乡那个遥远偏僻的小山村要搬往他乡,抽签结束后,立马进入拆房环节,没两天,我家的五间大瓦房,三间厢房就变成一片废墟,老妈望着自己和我的爷爷、父亲(那时爷爷和父亲已去世)亲手建造,居住几十年的老宅,哭声连天,我和哥哥姐姐们看着那残垣断壁,伤心不已,小鸟还恋窝呢,何况我们有血有肉有思想有感情的人呢?踯躅在生于斯,长于斯的老宅院落,想到几年后这里将变成一片汪洋,家没了,那熟悉的小山村消失了,泪水不自觉地从我的眼窝里流了出来,浸湿衣衫。院子中央的那颗老榆树虽然枝繁叶茂,但没有老房子的衬托,显得孤苦伶仃,站在古榆树的树荫下,我的思绪回到了童年时的古榆树下。

  老宅院子里的那棵古榆树是谁栽,树龄多少年,连我的爷爷都说不清楚。正是因为有了那棵古榆树,早年盖房的时候,爷爷和我的父亲、母亲找来“风水先生”,反复验看,“风水先生”鹤发童颜,精神矍铄,口若悬河,他放好罗盘,反复照量,然后说,这地方前有云彩山,紧临青龙河,后靠椅子山,真是有山有水的宝地啊,特别是那颗古榆树,这么多年了长得还那样壮实,枝繁叶茂,树上有那么多鸟窝,鸟儿对居住地多挑剔呀,能在这里常年居住,这块地绝对保你们全家顺顺当当,人丁兴旺,财源广进。

  山里人是最朴实的,朴素的,对“风水先生”是发自内心的崇拜和信任,他的一番话,坚定了爷爷和父亲母亲把房子盖在古榆树后面的决心,于是爷爷、父亲和母亲听从“风水先生”的指教,就把房子建在这里,从此,古榆树成了为全家看家护院的“神树”。

  房子建好后,勤劳的父亲母亲不停地劳作,日子过得一天比一天好,我和哥哥姐姐们就出生在这个带有古榆树的宅子里,在那里我们度过了童年、少年的美好快乐时光,直到走出那封闭的大山。

  古榆树是爷爷的最爱,据爷爷肉眼估摸,古榆树足有一丈多高。树干三个小伙子才能合围过来,褐色的,裂着深深浅浅沟纹的老树皮记载着古榆树的岁月沧桑。树冠延伸开去,二三十米挡不住,主干生长次干,次干再生次干,干干相连,枝枝相通,层层叠叠,深绿色,扁圆型,带有小齿儿状的榆树叶子清脆欲滴,那时爷爷已经70多岁了,无论春秋冬夏,每天老早起床,来到古榆树下,慢慢的走几圈儿,然后坐在树根下,缕缕那花白的胡须,打发着悠闲的老年时光。

  古榆树是鸟的天堂,喜鹊麻雀青燕灰雀纷纷来树中筑巢安家,每天清晨,叽叽喳喳,如百鸟演唱。

  春天,春姑娘点缀家乡的山山水水,不经意间,云彩山,椅子山朗润起来,由荒凉的土黄色转为墨绿色,树木返青,冒出嫩芽,映山红漫山红遍,各种叫不上名字的野花也次第盛开;青龙河水波光粼粼,清澈见底。借着春风的滋润,绿豆般大小的嫩芽从老宅古榆树的枝枝叉叉上冒出,淡淡的,嫩绿的如星星点点,更像一只只挥动薄薄羽翼的浅绿色蜻蜓缀满树枝,在柔和的春日阳光照耀下,嫩芽悄然生长。没过几天,一串串小小的淡绿色的嫩叶便伸展开来,此时,榆树花也盛开了,那圆圆的,小小的,嫩嫩的,淡黄色的榆树花,像古代的铜钱,因此老人们把它叫做“榆钱儿”,父老乡亲认为,榆树上挂满“榆钱儿”,意味着家里有“余钱儿”,那是吉利,富裕的象征。

  我们趁着美丽的春光,爬到古榆树上,把用荆条编制的大篮子挂在榆树枝条上,采摘鲜嫩的“榆钱儿”,不一会儿就摘一大篮子,老妈把我们刚从古榆树上摘下来的“榆钱儿”用清水洗净,拌上白糖,盛入盘中,吃在嘴里,味道鲜嫩甜脆,满口清香。要是有口福的亲戚赶上采摘“榆钱儿”的季节,老妈便把新鲜的“榆钱儿”用开水焯一下,加入盐、酱油、陈醋、辣椒油、葱花、香菜等佐料凉拌,又是一种风味。有时,老妈还用榆钱儿加上小米煮粥,“榆钱儿粥”吃起来喷香滑润,味美无穷。每每吃在嘴里,就不自觉地想起宋代文学家欧阳修“杯盘粉粥春光冷,池馆榆钱夜雨新”的诗句

  炎热的盛夏,七月流火,古榆树生机盎然,郁郁葱葱,如华盖蔽日,烈焰下送来阵阵清风,夏季多雨,狂风怒号,电闪雷鸣,暴雨如注,暴风骤雨下,古榆树傲然挺立,满树的绿叶苦斗风雨,摇晃着翻滚着战栗着,原以为那密密的枝条会因为暴风雨而折断,但它如柔软的竹藤,任凭暴风雨疯狂蹂躏,始终捋顺条扬,暴雨过后,古榆树借着大风吹拂又轻快地抖去枝条和绿叶上的水珠,满树被雨水冲洗得闪闪发亮。

  晴朗的夏夜,忙碌一天的乡亲们晚饭后来到老宅古榆树下,休闲纳凉,神侃闲聊,天南地北,国内国际,家长理短儿,喋喋不休,我们一大帮孩子,围坐在李永大爷身边,缠着他给我们讲“瞎话儿”,那情景真是其乐融融,惬意无比。

  秋天到,秋风爽,老宅的古榆树满树金黄,借着萧瑟的秋风,叶落缤纷,飘飘洒洒,不到几天功夫,树下积满厚厚的树叶,那是牛马驴羊上好的

  草食,我们拿着大竹筢子把树叶搂起来,装进大花篓里,储藏在厢房,等到寒冷冬天的来临,用于喂养牛马驴羊。

  冬天的古榆树,无惧寒风凛冽,它像古代的无畏艰险的勇士,坐如钟,站如松,向人们展示它那挺拔的身躯,大雪纷飞,粗大的树干,粗壮的树叉,密密的枝条,与风雪搏击,雪后,如华盖一样的树冠上落满积雪,银装素裹。

  年复一年,冬去春来,老宅子里的古榆树俊秀挺拔,英姿勃发,它犹如一位不停歇的时间老人,见证着岁月的流逝,小村的风雨沧桑……

  站在古榆树下,联想多多,想到不久的将来,老榆树将淹没在库底,我泪水模糊......

本文来源:https://www.tjxdjx.cn/sanwen/66008/

推荐阅读

[给陌生的你听]陌生的你短篇散文

[给陌生的你听]陌生的你短篇散文

我悄悄来,你静静走。  那夜的屋外下着大雨,屋内的灯火逐一熄灭,听着雨水击打着地面,漆黑的夜,你我相拥入眠。  夙兴昧旦,我缓缓的睁开双眼迷茫地摸索身旁居然空荡一片。  自此你我未见。  那年我大二,你大一。  这年又是一个雨季,我撑着雨伞走在大街,嗅着雨中夹带着的香味,踏着雨露走向熟悉的早餐店。
2016-06-07
网站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立即删除! Copyright © 推荐范文网 京ICP备166057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