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诗歌 诗词 诗经

【一个人心累的散文】说一个人散文

发布时间:2020-05-23   来源:散文    点击:   
字号:

【www.tjxdjx.cn--散文】

  大凡艺术家都十分有个性,像传说中的徐渭,那种自在洒脱、狂放不羁的样子总令崇拜者将其描述的神乎其神。

  人的艺术总与人的性格相通,后人对徐渭的顶礼膜拜不仅仅是对他书画艺术上的非凡造诣与独特的风格,更关注的是他的行为风格,而书画是何等的走笔如飞,泼墨淋漓等等术语是个书画家都可将此评语套用进去。是想,哪位有成就的艺术家不是经过种种历练而练就出来的。

  我想其实人都差不多,只是时代不同而感受不同,像徐渭那样的人在我们身边应当不少,你只要稍微那么一留意一接触,还真的看谁像谁。

  前些日子赴过一酒会,偶然间发现类似徐渭之人就在眼前。起先还不曾有这种感觉,待酒过三巡一切犹如滑稽剧幕拉开……

  然而,独角戏还无法上演,至少得来个双簧。瞧他俩,一会儿称师徒,一会儿称哥们,一会儿恭恭敬敬,一会儿骂爹喊娘,一喝高就不知哪是哪儿,一席胡言乱语,把辈分搞得乱七八糟。这酒还真够魔力,一拿起来不喝它个五六小时怎么也放不下这手中的小酒盅!这小盅子真是奇怪,也像使了魔法,被黏在手上了,一种酒对于它来说是不够洗身子的,起码得换它三到四个品种这该死的小酒盅子才勉强罢休!

  此人的艺术造诣自然是没得说,但评价他艺术造诣的文章却少之又少!何也?其曰:“吾最恶那些所谓的专业术语,一说便拉开一条历史长河,找不到边际的话也说出来了,那不叫吹嘘吗?他说你师从某某某的,那人都死了一千年了,我跟鬼学着呢!说来说去,千篇一律,你套他的,他再套他的,就怎么套来套去,别说写我,写谁的我都不要看!”

  是画家似乎都好“色”,墨分五色嘛,若不好这口那画出来的画自会黯然失色!为了描绘大好河山,这走南闯北的,艳遇定是首当其冲!而艳遇对于一个男人来说一辈子至少也有那么一回,但绝多是藏着掖着,不敢张扬,更不敢与人分享,一辈子憋在心里真的个难受,尤其是落在了高知识分子或高权位的男人身上,那可是死穴,最怕捅开此事而影响名誉与地位,一副副道貌岸然样,装得可正统了。而此人的一场艳遇却走到哪儿说到哪儿,包括在家人面前也一点都不含糊,听他的那场艳遇记似乎并不那么理想,没到嘴的肉永远都是最香的,他的那场艳遇记可把他的心这辈子都挠得痒不过,是那种遗憾终生的纠葛,十几年了还念念不忘:“哎哟!你不知道那个美的呀,这辈子只要能得到她一回就值啦!什么年纪小一大截的,什么要多少多少钱的,都给我去她妈的,老子一点感觉也没有!”

  女儿可是爸妈的贴心小棉袄!他的两个女儿可真够有个性的,两个极端,这又把他这颗心操得够呛!老大呢深爱着学问,一捧起书就是一天,25岁了还没谈过朋友,给介绍谁都不乐意见,书胜过一切!这种状态把他弄得真个叫急呀,一听他那说话的焦急力度,是从心底里冒出焦躁火焰;老二呢,那个号召力可了不得,一出门能带动成千上万的人跟着屁股后面跑,还找了个美国佬谈恋爱,这下他“老子”的又不乐意了,美国佬他“老子”的看不上。有次,当听到小丫头在美国受了一点男女之间的闺房委屈,他“老子”的立即飞到美国,抓起美国佬就打,管他美不美中不中的,皇帝老子也照样揍,只要是让他的宝贝女儿受了委屈,那对方可的长厚点皮肉!

  家庭经:家庭对于男人来说是责任,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要说像现在那种离婚率那还不得离上一千次?家庭以男人为主心骨,房屋的结构在于梁,若抽掉它整个房子就塌了!有的人总是在隐晦,该是怎样就怎样嘛,何必遮遮掩掩地非要表现出一幅模范夫妻来给人看,装来装去,活得如此虚伪累不累!咳!不去说他人长短,做好自己得了。

  或曰:说了这么老半天这人到底是谁呀!

  答曰:——画家彭国昌啊!

  或曰:哦!原来是他呀,他跟徐渭有何联系,好像说的牛头不对马嘴,一点也不像啊!

  答曰:说的也是!那你见过徐渭吗?你没见过怎么就能肯定徐渭就是那个样子的?你读的是哪些具体范本?正史?野史?记录、描述徐渭的人跟他又是个什么关系?你还以为蒲松龄笔下的妖魔鬼怪都真的出现过呢!

本文来源:https://www.tjxdjx.cn/sanwen/98720/

推荐阅读

[给陌生的你听]陌生的你短篇散文

[给陌生的你听]陌生的你短篇散文

我悄悄来,你静静走。  那夜的屋外下着大雨,屋内的灯火逐一熄灭,听着雨水击打着地面,漆黑的夜,你我相拥入眠。  夙兴昧旦,我缓缓的睁开双眼迷茫地摸索身旁居然空荡一片。  自此你我未见。  那年我大二,你大一。  这年又是一个雨季,我撑着雨伞走在大街,嗅着雨中夹带着的香味,踏着雨露走向熟悉的早餐店。
2016-06-07
网站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立即删除! Copyright © 推荐范文网 京ICP备166057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