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诗歌 诗词 诗经

【关于清明节的古诗】关于清明节的著名散文

发布时间:2020-07-01   来源:诗歌    点击:   
字号:

【www.tjxdjx.cn--诗歌】

  清明节是一个祭奠先祖的节日,下面就是小编为您收集整理的清明节的相关文章,希望可以帮到您,如果你觉得不错的话可以分享给更多小伙伴哦!

  篇一:清明节

  清明节放假三天,我们几个驴友约好,先外出玩一天,后两天回老家祭祖。就在外出返程途中,我接到母亲的电话:二哥走了。

  我呆了半天,才确信自己没有听错。于是,我开始试图计算二哥的年龄,却发现是徒劳。记忆中的一些往事,慢慢苏醒过来。

  二哥是我叔伯房的姐夫哥。这个叔伯房的姐在我们这一辈是老大,但二哥在他们兄弟四个中排老二,所以我们一直叫二哥。

  二哥又高又瘦,喜欢穿一身蓝布长袍。下颔很宽,轮廓分明,须发倔犟挺立,长得像鲁迅。我很小的时候,大姐带过我,所以我跟二哥很亲。

  二哥当过兵,退伍后在县城附近的镇合作社当司务长,经常骑着载重自行车上街买东买西。我爱赶路,便常坐在自行车的大架上,遇见行人,便耀武扬威地摇响车铃。有一次,我的脚不小心卡进自行车轮子里,把二哥吓得不得了。他只要酒喝多了,一定会说起这件事,只是后来因病不能喝酒,才慢慢不再提了。

  二哥爱喝酒,爱抽烟,经常醉酒。喝多后话特别多,鲇鱼涎一样,说什么“酒醉心下明”,却动不动就发酒疯。有一次喝醉了,从楼梯上滚下来,脸上缝了好几针。最近几年,二哥身体不好,烟酒都戒了。

  母亲说,二哥是在祭祖路上走的。二哥心脏不好。去年年底,我去医院看望二哥,他说不了几句话,就上气不接下气,嘴巴一张一合,像离开了水的鱼儿。

  祭祖本该是年轻儿孙的事,就二哥的年龄和身体,是不可以走山路的。但二哥的儿子在上海打工,回来一趟,实在不易。这个早已做爹的二哥,一定是怕他的老大人们节日里孤单,怪罪后人,就嘴巴一张一合的上山了。谁知道,竟倒在山路上,不回了。

  我的眼睛潮润了,我一定得回去送送他。

  回到老家,我没有进家门,便径直去二哥家。不料,二哥家门锁了。一问,已去了殡仪馆。

  听老人们说,人死在外面,是不能进家门的。二哥家的几个兄弟都说没有地安葬,于是就抬到殡仪馆。

  二哥一向很少回家祭祖,这次大概是想叶落归根。然而,叶落了,却未归根。

  来到殡仪馆,大姐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说起事情经过。

  二哥近几天身体好些,便主动邀大姐回老家祭祖。出门前,想到家里没人,便把退休证、低保卡和工资折等,用塑料袋包好,随身带着。上山祭祖时,把塑料袋挂在一棵松树上,下山时忘记带,走到半路才想起,便急着往山上赶。大姐走得慢些,等她赶上二哥时,二哥已倒在地上,走了。走时,身边没有一个人,只有那个装有退休证、低保卡和工资折的塑料袋挂在不远处的松树上。

  原来,竟是那养命的东西要了二哥的命。

  二哥静静地躺在冰棺里,他的儿子还在从上海回来的路上。二哥看上去很安详,胡子刮得很干净,盖着红色的绸缎被面,似乎比活着的时候还精神。

  二哥一生节俭,很少见他穿新衣服,总是胡子拉碴的。晚年为补贴家用,也拣些破铜烂铁,卖几个钱给孙儿买纸笔。他在外从不多事,对家里人却十分严格。生活的不如意让他时常发脾气,如今大约是解脱了。

  我点上一炉香,心里默默祈祷二哥一路走好。

  从殡仪馆出来,下起了雨,我依旧决定上山祭祖。

  祭完祖,雨下得更大了。雨水打在车玻璃上,纵横交错。CD里唱着汪峰的歌。我突然觉得,清明,是不是叫人清醒、叫人明白点什么呢?

  啊,清明,清明。

  篇二:清明节

  清明时节,天,多日以来阴沉沉的;雨,间歇式的淅淅沥沥的飘下。踏着乡下田野间泥泞的小道,儿子又回来看您了,妈妈!一抔黄土,已使我们母子阴阳两界,儿子再也不能一睹您慈祥的面容,再也不能聆听您亲切的话语,泣血之痛难以诉说!儿子叩跪在您的膝下,缅怀您的音容笑貌,回忆您的诚挚教诲,追述您的厚重功德。

  妈妈,您生前勤劳持家,历经劫难,任劳任怨。您勤心侍奉婆婆,几十年如一日,对上尊而有余;您相夫勤勉同心,治家有道;您教子严慈相济,对下爱之有加。妈妈,您一生厚待亲友,和睦乡邻。您省吃俭用,周济许多比我们生活更困难的乡邻,您一双妙手解除十里八乡多少人的病痛,您把爱心全部奉献给了家人和乡邻。

  妈妈,您一生含辛茹苦把六个子女拉扯大,还没容儿女们好好孝敬您,让您颐养天年,您走得是那样突然,您不愿给儿女们留下一丝负担吗?您倒下才两天的时间怎么就走了呢,哪怕躺在病床上让儿女们为您端茶送药,多服侍几天,多陪陪您也好啊!想见音容空有泪,却闻教训杳无声。妈妈,您没有留下一句遗言,就悄悄的走了,您走时脸上很平静,很安详,您是怕我们会痛苦,还是告诉我们,您累了,您要歇歇了,抑或是您看到儿女们已成家立业,孙儿们也长大成人,您要去天国陪陪爸爸了吗!

  妈妈,虽然您年事已高,在我们村子里是年岁最长的,但您的身子骨一直很硬朗,走路时腰板挺得很直,从不用拐杖,怎么您走得这样突然,让儿子一点思想准备也没有。在您离开儿子的这十多天里,每每想到您的一举手,一投足,总让儿子泪水涟涟,睡梦中您忙碌的身影总是挥之不去。

  妈妈,儿子有愧啊!您为了培养一个可以支撑门户的孩儿,为我付出了多少心血。儿子也没辜负您的期望,成为恢复高考之后我们村第一个走出的农家子弟。自从儿子十五岁离家求学到参加工作,终日忙忙碌碌,始终不能好好的陪陪您说说话,聊聊天。不存想今年是您和我们在一起过的最后一个春节,餐桌上,儿孙们为您夹菜,向您敬酒。祝福您长寿、健康的话语犹在耳旁,专门请的摄影师拍的全家福还摆放在客厅。您的儿媳为您买的新棉衣,您穿上又脱下,您总是舍不得穿,我知道您一辈子俭朴的日子过惯了。过完元宵节,您说我工作太忙,要回到乡下哥哥家去,谁知这一走竟成了永诀!

  呜呼吾母,辞世长眠,思怀念母,梦绕魂牵,椎心之痛,泪泣衣衫,反哺跪乳,犊情怎还?妈妈,儿子有恨啊!如今您离世了,儿子又不能效古人于墓旁筑庐守孝三年。黄岗有泪哭老母,洪畈同声哭好人。虽言道生命终有尽时,时间可以疗治心灵的伤痛,可血浓于水的母子情怎能割舍,怎能说放下就放下。儿子知道母亲也不愿她的儿子过于悲痛,那样她走的也不会安心的!妈妈,您放心,儿子会走出失去亲人的阴影的。不是吗,儿子在安排好您的后事,就重新站到讲台上了。面对讲台下的学生,我强忍着悲痛,用平静的心情给他们讲课,我不想影响他们听课的情绪。夜晚灯下备课,每读到伤心的文字,触景伤情,总是泪水潸然。

  妈妈,在您去世那两日,天一直下着雨,因为您的离去,杨柳伤怀,草木含悲,天地感动,长空倾雨。是天人同悲吗?您出殡的那天,十里八乡受您接济过的、被您从鬼门关拉回来的及他们的亲属,都自发地排着长长的队伍,悲痛欲绝的为您送行。妈妈,您走了,您仍然活在我们的心里,活在乡邻们的心里!

  妈妈,我们把您安葬在了奶奶、爸爸的墓旁,您在天国里又可以照顾奶奶,陪伴爸爸了。这块墓地在一个高坡上,每天会迎来第一缕朝阳,它背靠青年河,潺潺的河水向世人和后人讲述着妈妈的故事。河岸,雨中的杨柳依依,墓地四周,油菜花开得正盛,铺天盖地,一片金黄。

  妈妈,今天我们在坟前为您燃上香,献上花,烧上一陌纸钱,千言万语也诉不尽儿女们对您的思念:

  漫漫长夜哭慈母,屡向幽冥质鬼神。悟得人间千般苦,莫如不见一娘亲。

  浊泪一掬当奠酒,苍头四叩泣亡魂。良操美德千秋在,亮节高风万古存。

  妈妈,儿子会常回来看您的,天国里的您一路走好!

  祭奠回来的路上,天还在下着雨,我的心在流着泪!

  篇三:清明节

  雨,轻轻的拍打着枞树枝中抽出的嫩绿,微风吹拂着它左右摇摆,仿佛在向人们招手致意。灰蒙蒙的雨丝罩着这山上的一切,也罩住了整个清明时节,正所谓;清明时节雨纷飞。天,乌黑一片的云往下压着,把整个山顶压的踹不过气来,一切都异常沉闷。

  山上的常青树挺拔的巍然不动,骄傲的显示着是挺过了严冬,正在接受春雨的洗礼.满山的粉红色的挑花并没有给桃树带来繁荣,倒是飘零的花瓣带给人们一副凄美的景象。整个山峦穿着粉红色的衣裳,在蒙蒙的细雨打扮下,倒像一个的姑娘。树上的鸟儿没有了叫声,只顾抖落自己身上的羽毛。满山桃花,彰显浮华,风如拂尘,能吹去俗世的无奈,但愿也能净化灵魂。是谁将灵魂缱绻?于匆忙的时光中,相聚与分离。雨,静悄悄的下着,除了细细的淅沥沥的声音什么也没有了。

  这一切景象虽然凄美,但还是那么的清新,深吸一口气,在这薄凉的倒春寒气流当中回忆往事,细数流年,真的很美好。静默在这里,思绪总会飞得很远,岁月教会了我们成长,那些记忆在脑海中若影若现,笼罩于心间。人生的路上,请珍惜一起看风景的人,或许在下一个转角处,便会挥手告别。前辈的经历告诉了我,生活不是我们想的那样简单,生命也不是那样无趣,饱尝苦难的人,生命是一种厚重;你虽然不能增加生命的长度,但,你可以拓宽生命的深度。无论是几许沧桑,静默一湖恬静。我的亲人啊…..入泥三分,入土三分,剩下四分,是风雨中高傲的灵魂!

  站在这里,往事幽居在心头,多少的恩情,多少的感慨,把我拉入从前。我总觉得好多话没说,好多事没做,时光的列车拉着我们一路奔走。所以还有多少没来得及,就已被忘在生命的驿站里……再转身之间被一笔拂去。时光的纸笺上刻下的不都是沧桑,还有岁月沉淀的那份静美。春雨,淋湿了我多年的心语,在这独处的环境中,总会渲染心底那一抹风景。斟一盏怀念的茶吧!让往事在杯中荡涤。归去的路口,时光已从指间的缝隙蜕化成惆怅。一段光阴的背后必有暗角存在,那些无果的追求终究敌不过日月婆娑。低眉处,不过是自己素描的那一片光影……。乌云悄然的走开,清风缓缓迎来。曾经的美好,未曾辜负,落花散尽,风轻云淡。所有这些感慨都是对亲人真情的怀念。

  篇四:清明节

  清明前后。四下里的山隅里不再沉寂,噼里啪啦的鞭炮声连绵不断。

  早起,姜军和妻子谢芳去给先人上坟,骑着一辆破摩托。天,有些阴沉,虽然只是洒了稀疏的几点雨。近乡情更怯:看到生活在故土的同龄人盖起了三四层的小洋楼,看着开着小车探出头来的打招呼的熟人,难免有些寒酸。这些年,两个孩子上大学,难免捉襟见肘,还真有点“怕人询问”。好在谢芳倒觉得无所谓,大方的和人家应酬着,并不觉得尴尬。

  走近老屋,已有堂兄迎着姜军夫妇。姜军的嫡亲兄长姜华早已经到了。姜华已年逾花甲,单薄的身影有些蜷曲了,头发已经花白,岁月的沧桑在他的脸上刻下了纵横的沟壑。姜军见了已是有些心酸,生活的艰难让兄长过早的衰老了。喝过一杯茶,姜军兄弟在堂嫂的陪同下去给老人扫墓。姜军父母的坟茔已经湮没在枯黄的荒草中,很是不显眼。姜军兄弟用柴刀砍去茅草荆棘,将坟茔清理修葺完毕,摆上祭品,毕恭毕敬的祭拜,插上买来的绢花。“爹,娘,我们看你来了!”姜华跪在坟前,虔诚的祷告,“保佑你的儿女平安,保佑你的孙子学业有成,事业有成……你老人家可不能就睡觉哟……”

  “哟,姜军兄弟,来祭祖呀,”身后传来招呼声,姜军回头看去,是远房堂弟姜琦,“就插点花呀,也不……”姜琦显然对姜军兄弟的小气有些鄙夷。

  姜琦西装笔挺皮鞋铮亮,容光焕发,扛着一个硕大的花,估计得花百把块吧。身后跟着他的妻子姐姐姐夫,还有他的孩子和外甥,手里要么拿着花,要么搬着鞭炮,浩浩荡荡有二十来人。“唉,这就是根叔的坟呀,也不树个碑记……可怜。”姜琦似乎有点不平,转而有点炫耀,“你看,我父母的坟……”

  姜军知道姜琦没说完的话是“多气派”,但他并没有扭头去看姜琦的父母的坟茔,他嘴上不说,心里很是有些不屑。倒是姜华觉得有些愧疚,嘴里嗫嚅着:“我们也……也要树碑记的。”谢芳可看不惯这人的张扬,朗朗的说:“大哥,自己的父母,自己的孝心,没什么难堪的吧,父母在世时,我们也尽了孝道了,没让老人受一点儿罪,遭一点儿孽,也该问心无愧了。”好在姜琦已经走过去了,听见这话的是他的姐姐们,出嫁的女是门外客,装着没听见没答话。

  “哼,还好意思吹嘘自己的孝心……”堂嫂倒是有些愤愤不平,“可怜的该是林叔……”

  不久,便听见尖叫的哨音直冲云霄,雷鸣般的轰响震撼山林,林叔的墓地噼里啪啦的鞭炮声足足响了近半个钟头。各处祭祖的人都被吸引了,在遥遥的观望,应该是让人羡慕和赞许的。

  对于林叔的葬事,姜军是清楚的,可以说让姜琦出尽了风头,不止在姜家山,就是在全封乡,规模之大时间之久可以说绝无仅有的。租来了充气礼门,放着音响,扯起了白鹤,请了两班道士念经,做了六天七夜的道场,各处来吊唁的看热闹的都有饭吃,吃喝花销不算,单单道士的工资就是三万多。这消息传遍了十里八乡,没有人不说林叔有福气,“爷娘身上好花钱”,姜琦的大方有孝心,外村人可是有口皆碑。唯有林叔的弟弟姜琦的叔叔清叔气愤不已,和姜琦姐弟们大吵一场,要不是乡邻劝解,只怕不可收拾……

  林叔长眠在长山嘴上,是姜军去祭奠祖坟的必经之地。那坟茔确实是气派豪华,姜军见了也惊叹。那墓地居高望远,视野开阔。坟茔四周植有柏树桂花树。几十级石阶通向上面的墓地,石阶两旁是磨制精细大理石栏杆,石阶起始的栏杆上雕着四只石狮。坟前有上十平米的拜台,四周还是一米多高的石栏杆,栏杆的石板上雕刻者几只鹿。地面铺着大理石,左右各有石凳。整个坟茔和四周围墙都用水泥浇注。坟的正面是亭形石阁,有墓志歌功颂德,有立碑者姓名。一层顶上左右各是雕龙,二层是雕凤,再上是八仙过海的雕画,最上是宝顶,可谓富丽堂皇,一点也不夸张。不管是谁路过,都忍不住驻足观望,啧啧赞叹,难怪姜琦觉得姜军父母的坟墓寒酸,要炫耀。

  这碑记石阁立起来不久,拜台上铺满红红的鞭屑,坟上呢,插着大小不一色彩艳丽的花,满满的。“果然是有钱人,还真是数一数二的!”姜军也忍不住赞叹。堂嫂见姜军如此,忍不住直言快语:“哼哼,人死如灯灭,享受什么呀?活着的时候却没人过问……”

  林叔是五年前去世的,在床上瘫了三年。林叔一共养育七个女儿,姜琦是晚子。林叔的老伴十多年前就离开了人世,姜琦成家后,一直在外打工,家里就扔给林叔了。八年前,姜琦在村口建楼房,都是年逾古稀的林叔照管。一天晚上突然下雨,林叔去二楼盖水泥,不慎摔下来,侥幸捡了一条老命却瘫痪了。春节前,姜琦华厦落成,乔迁志庆后外出打工了,就将林叔甩给清叔。新楼房是不能住的,姜琦怕弄脏了,就把老人移到清叔的在村尾角落的老屋里。清叔也是风烛残年,膝下无儿无女,自己都是泥菩萨过江,哪能照顾瘫巴哥哥呢?林叔只是不挨饿,时常屎尿拉在床上,恶臭四溢,远远都能让人作呕。不说冷天,就是炎夏,也难得洗一个澡。八个子女,外出打工的打工,在家的事忙,基本没有人来理会“这老不死的瘫巴”。好在林叔清叔以前在村里人缘不错,谁家有事总愿意帮忙,于是侄辈们都还尊重他,时常清叔换下林叔的脏衣被,侄媳妇们还是会忍住恶心帮忙洗干净。

  “我就不知洗过林叔的多少脏衣服!”堂嫂似乎自言自语,“那三年,林叔可是遭孽呀……”堂嫂的话一点也不假,姜军知道。每年的正月,姜军回老家上坟时,总会去看望村里的老人们。“军儿呀,你林叔死了就是享福了……我前世糟了什么孽,今世受这磨难……怎么还不死哟!”当姜军给林叔拜年道福时,林叔如是说,说得姜军心寒。就这样,林叔在床上瘫了三年,死时只剩下一张皮包骨……如今,姜琦没外出打工了。照顾了林叔三年的清叔,还是住在老屋里,一个人独自生活着,苟延残喘……

  “走吧,有什么好看的……”谢芳催促姜军,她最看不惯这样的人了,分明的有许多不满。姜军看了林叔的坟墓一眼,摇摇头,心沉沉的,默默地走开了,什么也没说。他能说什么呢?

  地,湿湿的;天,还是阴沉沉的。四下里,鞭炮还在霹雳啪啦的响着……

本文来源:https://www.tjxdjx.cn/shige/105998/

推荐阅读

2018高考诗歌真题|高考诗歌考点技巧

2018高考诗歌真题|高考诗歌考点技巧

高度凝练的语言,形象表达作者丰富情感,集中反映社会生活并具有一定节奏和韵律的文学体裁。诗歌是一种抒情言志的文学体裁。诗歌也属于高考考点,小编给大家推送了高考诗歌考点,欢迎阅读!  一、答题技巧  解答古诗鉴赏题,一定要品味语言,披文入境。艺术创作往往藏而不露,“用意十分,下语三分”。我们在鉴赏时,应
2019-01-07
赞美雨的优美句子_赞美雨的句子精选

赞美雨的优美句子_赞美雨的句子精选

1、雨渐渐的大了,如同雾一般,或浓或淡,秋天的雨不像夏天的雨那么激烈,她轻如薄纱,遮住你的眼睛,她淡如轻烟,让你闻而无味。看不清前面的路,只能顺着池塘慢慢的走,往日茂盛的青草在踩踏下变的光脱脱了,雨水覆盖在上面,走起来有些滑。细雨轻拂在荷叶上,如同蚕在吃桑叶,沙沙的,时而紧密,时而舒缓,又如同一曲美
2019-01-07
[而立之年什么意思]写给而立之年散文鉴赏

[而立之年什么意思]写给而立之年散文鉴赏

一年前,当我回到这里的时候,犹如我九年前的离开,也是拖着一只行李箱。不同的是,回来的时候心是伤透了的。在这座我曾经厌恶的城市里,在这座我曾经魂牵梦萦的城市里,我迷路了。  是的,我迷路了。我还是我,但这座城市却不是当年我离开时的样子了。它是那么的熟悉,它又是那么的陌生。它的繁华与热闹,它的宁静与喧嚣
2019-01-06
[李白的诗]与李白对饮有感

[李白的诗]与李白对饮有感

多少个方方正正的唐楷  才能成就你笔下的一行诗歌  多少行酣畅淋漓的诗歌  才能容得下你眼中的大唐  多少年大唐的风雅  才能盛满你不羁的胸怀  你的每一次挥毫  都会成为中华永昌的绝句  李白啊李白,今夜无月  就着满天的星光  我与你对饮,乘着微微醉意  解开这流传千年的疑惑  江山万里,惟有蜀
2019-01-06
[杜甫戏为六绝句其六]杜甫《戏为六绝句》鉴赏

[杜甫戏为六绝句其六]杜甫《戏为六绝句》鉴赏

戏为六绝句  其一  庾信文章老更成⑴,凌云健笔意纵横⑵。  今人嗤点流传赋⑶,不觉前贤畏后生⑷。  其二  王杨卢骆当时体⑸,轻薄为文哂未休⑹。  尔曹身与名俱灭⑺,不废江河万古流⑻。  其三  纵使卢王操翰墨⑼,劣于汉魏近风骚⑽。  龙文虎脊皆君驭⑾,历块过都见尔曹。  其四  才力应难跨数公,
2019-01-06
网站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立即删除! Copyright © 推荐范文网 京ICP备166057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