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塘是哪个民族]散文火塘

发布时间:2019-01-06   来源:诗歌    点击:   
字号:

【https://www.tjxdjx.cn--诗歌】

  点燃引线,噼里啪啦的爆竹纸屑就撒了一地,年的气氛总是要伴随着满地的火红与声响才显的热闹。

  大人们在厨房里忙前忙后,小孩在院子里东奔西窜,不结果的枇杷树悠闲站立在门边,像两位忠诚的门神,一同祈岁。风还是一样的猛烈吹在房梁瓦片上,不同的是多了腊肉的香味。我能想象到盛满腌肉铁锅,在大火加热下沸腾的场面,通红的柴火呲啦呲啦响着,一旁的人不住地说着:“这肉真香,是过年的肉”。

  几千年的传统,流传至今,人们辞旧迎新的方式早已千奇百怪。但根植于人心阖家团圆的念想是始终如一的,正是抱着这样一份心意,人们不辞劳苦奔赴万里都要赶到家,陪着家人吃上一顿团年饭,为神灶亲手插上一柱香。

  十几年来,一大家子人都围坐在松竹铺成的桌子上,享用着我们心里的饕餮盛宴。觥筹交错间,家人间的温情也流露不尽。谈笑里,血缘里默契的配合亲近总是让人开怀大笑。一年的辛勤劳作,换了几天的安适团聚也心生欢悦。

  为了这几天的团聚,人们总是老早就开始准备年货。小到团圆饭桌上所需的芝麻油盐醋,乃至给小孩封制红包的封面印花。家人们总爱讨论该封多少,是888还是666呢?总是会为此争得面红耳赤,并且乐此不疲,我坐在一边欢欣不已。

  我喜欢这一份团聚,这一份心照不宣的亲热。大概这就是年味。

  社会进展飞速的今天,年味越来越淡。不再像父辈时代为了吃几顿肉,孩童时候为了一套新衣服压岁钱而日日期盼。许多传统日渐在人们的脑海中淡却摒除,只此一顿年夜饭千百年如此。而这顿饭所饱涵的情意怕是三言两语难以说得真切的。

  只觉得真好,当真是年的味道,家的味道。

  随着香火的灰烬越积越厚,灯碗里的灯也愈发明亮,戚戚的低语在耳边来回穿梭。藏家人鲜艳的经幡清澈晃动在土墙的四周,孩子们屈膝而坐,火塘里的煮沸的浓茶不住翻滚,电视里动画片打斗的声响,一家人在夜的环抱中和和美美,其乐融融。

  此时、此地,年的味道,家的意义才算是完整。

  不知到几年过后,老屋子里是否还有一笼旺势的柴火,和鸡豚狗彘的鲜活物象,以及打理得细心的几亩蔬菜地。

  老人说:“我在的时候是这样,要是不在了也就管不了啦”

  也不知道,几年后,我们都长得更大了,大人们也愈加忙碌了。连团圆饭都成了残缺的圆满,冷冷清清的家,凄冷的饭桌,无人闲话的家常,家就再也不像一个家了。

  所以,未来更多年,我们一大家人还是围坐在火塘旁,谈天说地,举杯欢唱,演绎我们的牌场风云。

本文来源:https://www.tjxdjx.cn/shige/499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