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诗歌 诗词 诗经

【完美化妆品】完美化身微小说

发布时间:2020-08-02   来源:小说    点击:   
字号:

【www.tjxdjx.cn--小说】

  花雨是水国的舞姬,她清丽的相貌并非倾国倾城,她窈窕的身姿并非千里挑一,但当她舞起来时的美丽,任何一个人看过都会终生难忘。她舞得那么美,那么入神,整个心思都沉浸在舞中,论舞者她乃水国第一。

  水国之王十分看好花雨,喜欢她的舞,并封她为所有舞姬之首,官衔为舞神,一直待她如贵宾。大王的贴身护卫叫乔大峰,方年二十三岁,年青体壮,眉宇之间透着几分英气,也是大王极为看好的人。当他第一次看到花雨的舞姿时,就已经深深被花雨吸引,被花雨迷住。当大王看到乔大峰的痴情神态时,不禁笑了起来,大王也觉得,如果他俩能在一起也算是天作之合。大王是一个好大王,他没有直接赐婚,而是尽量创造他俩这一起的机会,因为两人都是大王看好的人,大王希望在两人都互相爱慕之时再决定赐婚的事情。

  当大王在入夜之时,宴请他国来使时,花雨的舞就是不可缺少的节目。也难怪,花雨真的是堪称舞中之神,她没有舞起来时或许有人没有注意她,但当她舞起来时,却没有一人不看直了眼睛。花雨已经是水国的一种骄傲。

  当舞散之时,大王便让乔大峰送花雨回去,这是特意给乔大峰创造的机会,乔大峰也求之不得。

  出了王宫,乔大峰正欲给花雨叫马车。花雨忙说道:“先不要叫车,今日的月色真的很美,我想步行回去,如果乔壮士怕耽搁时间,我们就此分手吧!”乔大峰心知肚明,是大王给他的机会,自然不怕耽搁,但仍找理由“大王让乔某护送舞神,乔某必须安全送到。”花雨一笑“我们可以向朋友一样不必拘谨,乔壮士你就直接喊我花雨的名字就好了。花雨也直接称您乔大哥吧!”乔大峰紧张的一笑,表示认同。花雨的声音听起来也是那么动听,仿佛天籁之音。在乔大峰的面前站着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位美丽的仙女,乔大峰这样认为。他和花雨步行在月下,花雨像一只美丽的蝴蝶,她一边走一边跳,舞是她生命里最重要的东西。而舞又无时无刻不存在于她的生命里。

  乔大峰跟在花雨的身后,目光则直直的停留在花雨的舞姿上。花雨心思细腻,她能感觉到乔大峰已经被自己深深地打动了。在她的眼里,身旁这个人也很有资格与她做朋友。乔大峰突然叫道:“花雨。”花雨被这突然一叫吓了一跳而停了下来,疑惑的眼神望着乔大峰“乔大哥。”乔大峰又轻声地说:“不要再跳了,我怕我会控制不住自己。”花雨又一次的用疑惑的眼神望着乔大峰,她明白他的意思,也正如她了解自己的舞姿一样,花雨花样年华,眼前这个壮士也许会成为她最好的归宿,但花雨知道自己心中的感觉,自己虽然这样觉得,但却没有炽热的爱。对他的爱显得那么平淡,也许今生自己不会见到那样让自己怦然心动的人了。所以也在强迫自己能喜欢身边这个乔大峰。

  感觉这个东西是很难说的,也不是你想培养就能培养出来的。乔大峰有许多的机会,经常护送花雨,两人也算熟识,但花雨的感觉仍是如初。

  话说这一次大王请了三个国家的使臣,正值花雨舞时,一刺客竟从门口跃入正殿,一柄剑直刺向大王。当刺客向前冲奔之时,必然要经过花雨的舞群,而刺客的一眼凶光仿佛挡他之人必死于剑下。花雨正受到了如此的危险,眼见那柄剑要从她身上穿过,乔大峰正在大王的身边,明知大王马上要受到危险,又不能离开去救花雨,急得他豆大的汗珠从脸上滑落,只在心里念道:“花雨快闪开……”他明白即使去救她也决不会及时。

  花雨虽为舞姬却不懂武功,又怎么能有那么快的身法散开。说时迟那时快,旁侧的使臣座位后边跃出一壮士,用向前的一个冲劲儿搂住了花雨的腰,散开了这一剑,这一剑便刺向大王。救花雨的这个壮士又旋转的力道,使两人站稳,没能趴在地上。花雨要抬头看一看救命恩人的模样,结果两人的目光相遇在一起。

  花雨终于见到了能使自己心动的男人。这位壮士看上去是那么英俊,而且一身的豪气,浑身散发着清凉的味道。这位壮士向花雨微笑了一下,便松开了搂花雨的手臂。花雨的心跳如此厉害,而且一抹红云飞上了脸颊。话虽多,但此时也是很短暂的,无法用语言来交流只能用眼神来会意一下而已,此时刺客已经冲到大王的身前,正与乔大峰交手。这位壮士只向花雨微笑了一下便冲到刺客近前。与乔大峰合力将刺客擒获,但虽生擒,刺客却咬舌自尽,好在大王很安全,有惊无险。

  大王有些惊吓,但仍很高兴的问:“这位壮士高姓大名。”花雨也正想听听他的名字。“草民吴昊天。”大王站起身来到吴昊天面前“壮士好武功,你是跟谁一起到大殿上来的?”这时石国使者站起来道:“大王,他乃是小臣的亲戚,如今正定居与水国。”大王闻听一笑“吴昊天,吴壮士,你可愿为我所用,常伴左右。”吴昊天略微犹豫,石国使者则拍着吴昊天的肩头说:“承蒙大王之恩,吴昊天贤弟,快谢恩吧!”吴昊天则要单膝跪地拜见,大王马上将他扶起来道:“吴壮士,不要行此大礼,你答应本王就已经很高兴了。”花雨中也暗暗高兴,她可以常见到他了。

  大宴散了之时,大王又派乔大峰送花雨回去,一路上两人都默默无语,当然是各怀心思。花雨一直回忆着吴昊天救她的一刹那,是那么美,让她一想起来总会忍不住面带微笑。而乔大峰则想着,本王身边原来只有他一个护卫,如今又多了一个,大王到底会怎么样对待他两个人呢?会不会厚待吴昊天而薄待自己呢?走了很远,花雨才发觉乔大峰有心事,于是问道:“乔大哥,你有心事?”乔大峰如实说出自己的想法。花雨则劝道:“我们的大王是一个好大王,也是一个爱才之王,从他对你我的待遇上就可以看出,乔大哥是你多虑了。”乔大峰一笑“也许是吧!今日你也受到了惊吓,多亏了吴昊天吴壮士啊!不然我真不敢去想。”花雨甜甜的一笑,不知为什么,一提到吴昊天,心里总是甜甜蜜蜜的感觉。

  花雨回到住所,一夜未能安睡。她知道从此自己的内心不会安宁。

  无巧不成书,花雨所想的事,上天已经为她做了安排。这一日花雨出门闲游,刚踏出大门,便看到了吴昊天从邻门走出来。花雨惊喜,当吴昊天也看到了花雨时,两人相视一笑。花雨便问道:“吴壮士,怎么会到这里来?”吴昊天回答道:“大王安排我住在这里,离王宫会近一些。”花雨则含笑说:“离我的住处也很近了,只有一墙之隔。”吴昊天惊讶道:“姑娘住在这里?那太好了。”花雨一直盯着吴昊天,他是那么英俊健壮“那以后就可以不用麻烦乔大哥了,你就可以送我回来了。真的很好啊!”花雨不知不觉地说。“如果你愿意,当然可以。”吴昊天也很爽快的回答。

  两个人的意愿如此,但大王并不知道,他依然让乔大峰送花雨回来。乔大峰已经洞悉了大王的意思,所以对花雨的举动已不如常。他尝试着去握花雨的手,被花雨拒绝了。乔大峰坦白的说:“你是我最钟爱的女人,所以我不会违背你的意愿,我愿意等到你答应为我止。”他虽然有君子的诺言,但花雨的心意是很沉重的,如果有一天他发现自己不喜欢他了,还会不会如此君子了呢?

  如此一年过后,花雨仍将距离保持在朋友之间。而大王对待乔、吴两人都十分的好,他们三人都成为了好朋友。

  话说又一个晚宴之时,大王几日来噩梦不断,所以不知为何心中总有些恐惧,大王不想再让乔大峰专程去送花雨,也因顺路而让吴昊天担任此任务。长久以来心心相印的两个人终于可以有机会单独在一起了。乔大峰几分无奈,只能眼睁睁看着花雨和吴昊天走出大殿。

  又一个花好月圆的夜色,两人步行回家。花雨多么希望吴昊天能借此机会拉住自己的手,但一路行来,吴昊天却如此规矩。花雨忍不住问道:“吴大哥,你不喜欢吗?”“不!当然喜欢,你为什么这么问?”吴昊回答。花雨一笑“那吴大哥,有心上人吗?”吴昊天愣了片刻,仿佛不想说,但还是说了“有!算是有。她在石国,我们从小青梅竹马。”花雨的心一下子凉了,心头仿佛被扎了几下,一阵阵刺痛,爱的感觉就是如此,甜可以甜蜜到心头,痛可以痛到心脚底,花雨下意识的手抚心口。吴昊天忙问道:“怎么了,花雨,你病了吗?”花雨惨然的摇摇头,泪水就在眼圈儿,强忍着不要滑落,吴昊天仿佛看出了她的心思,说:“我也很喜欢你,可是像一个仙女,渴望而不可及。”一句话就是最好的良药,花雨的一切难过一下子不见了。花雨主动去拉住吴昊天的手,吴昊天只是一颤,并没有拒绝,也许是因为意料之外的缘故。如果时间停留,花雨就想停在这一刻,那么幸福,那么美好,那么完美……能够握紧心上人的手,能够靠在心上人的肩已经足够了。

  大王虽不是刻意的,却安排了两个人在一起的机会。直到有一天大王不做恶了,乔大峰才又得到护送花雨的机会。

  两人并行在路上,乔大峰坦言道:”花雨,我好想你啊!”花雨只是感到一阵冷,一个心不在他身上的人,说出这样的话,她只能有这个反应。花雨没敢再说话。乔大峰则一把搂住了花雨“真的好想你,花雨。”花雨用力推开乔大峰“你是护送我的,不可以如此轻薄我。”乔大峰爽朗地一笑“抱歉,花雨,我是太思念你了。”花雨望着他,心想:真可惜,如果他是对待别的女子,她们一定受宠若惊,他也确实是一个很好的男人。可惜,可惜我心中只能装一个人,再也无法容下他人了。乔大峰又道:“花雨,我不是轻薄你,是太思念你了。你思念我吗?况且大王的心意你也该知道,我们早晚都要在一起,即使我现在对你怎样了,也不算过份啊!”花雨则厉色道:“不可以,只要没有到成婚那天,就是不可以。”乔大峰长出了一口气“我会按捺住自己的。”花雨回到住处,她心里很不舒服,怪怪的感觉,她真的很怕大王会有如此的决定,将她嫁与乔大峰。

  大王有也他的心事,大王爱上了桑滩国的公主,为此大王心神不宁,最后大王终于决定,只身前往桑滩国去向公主求亲。但莫大的水国他怎么如此能搁下,他又怎么能放心。他最信任的就是身边这两个人,乔大峰和吴昊天了。但防人之心又不可无,大王决定将他二人全留在水国,国印有他两人一同掌管,一个人有私心,两个人就很难成就私心。于是大王离开了。

  大王离开的日子,应该是一个快乐的日子,乔大峰和吴昊天都不再有人管束,两人常请花雨跳舞、聊天。吴昊天认为乔大峰已经把自己当作朋友。所以除了尽责的为大王办事,就是与乔大峰对酒当歌。

  这一日,花雨正舞着,乔、吴两人正看着入神时,兵丁来报他国有来使。吴昊天把乔大峰当作大哥,于是说:“大哥让兄弟去迎接。”乔大峰点点头,吴昊天便起身向外走,路过花雨身边,两人会意的一笑。他走后,乔大峰拉起花雨的手“走!我带你去看看。”

  在国印前,乔大峰的一席话让花雨咋舌“知道国印的重要吗?它可以决定人的生死,还可以有求必应,有了它可以为所欲为。如今大王不在,我和吴昊天掌权,若是除了吴昊天,就我一人说了算,我可以让大王再也不能踏上水国的土地,我可以一人担天下,成为水国的大王。”花雨心想:天啊!他竟然有这样的野心。便问道:“你是说真的,还是开玩笑啊?”“当然,我只能对你说,到时你就是水国的王后了。你可以不用听任何人的指使,想跳就跳,没有谁可以为难你的了。”乔大峰坚决地说。“那你说吴昊天他,你可是对他以兄弟相称啊!”花雨怀疑的问。“兄弟?兄弟怎么了,要想做大事就顾不得兄弟,况且一直以来,我也没有真正把他当作兄弟,我只想利用他而已。”乔大峰坦然的说。花雨倒吸了一口凉气“你真的要除了他?”乔大峰双手搭在花雨的肩上“我只对你说,那是因为只有你才有资格与我有福同享。

  花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甚至在猜疑乔大峰是不是在胡说八道。但事实证明是真的,乔大峰已经开始谋划了,花雨细心的观察已然确定。

  这一日,乔大峰急急来找花雨道:“花雨,午时接你去赴宴,酒水你千万不要喝,那是我给吴昊天准备的毒酒,我会将一些阻道之人和他一并除去。”花雨的心中像放了一只小鹿一样的心跳。刹那间已有了自己的决定。“乔大哥,带我去看看国印好吗?我还想看一看。”她是轻易不提出要求的,所以乔大峰答应了。

  花雨是有备而来,她偷偷将国印握在手中藏在长袖子里,乔大峰没有防备于她,所以也没有发现。当花雨出了大殿后,便急奔吴昊天的住处。正好在门口相遇。花雨将国印塞给吴昊天道:“吴大哥,快带着国印去找大王,或者回石国躲避一下吧!乔大哥要杀你,快走吧!”吴昊天满脸诧异,他不敢相信这会是真的。花雨急切的道:“别再犹豫了,找大王的路途太远,你还是先回石国去躲避一下,事不宜迟,你快呀!”吴昊天道:“这是真的吗?”从花雨急切的眼睛中,他看得出来是真的。“好!那你跟我一起走。”听到这句话,花雨真心的笑了,点点头“嗯!”了一声。

  两人乘马车直奔去石国的路。他们哪里知道吴昊天早被监视起来,他的一举一动,乔大峰都知道。当乔大峰知道花雨跟吴昊天一起离开时,气得险些晕倒,当时他正在大殿,当想到花雨是跟吴昊天一起离开时,他想到了国印。这时才发现国印已不在了,他明白,一定是花雨偷走了。于是带兵马追去。

  吴昊天和花雨行到城外时,道路变得崎岖不平,没有多远,马车就坏了。于是吴昊天将花雨抱在马背上,两人骑一匹马而行。石国还很遥远,后面的追兵却越来越近了。花雨知道一匹马承受两个人的重量跑的要比承受一个人的重量慢得多,而且这匹马已经有些吃不消了。

  夕阳残照,远处的人马已经清晰可见。花雨说道:“吴大哥,你放下我一个人快走吧!”吴昊天哪里肯回答道:“不行,我不能舍弃你一个人而不顾,为了我你已经没有退路了。”“我不止为了你,也是为了大王。大王如此厚待我们,我们怎可夺他所有,为人可以不忠却不可以不义。你放下我,保护好国印,等到大王回来之时,你也可以让他安全回水国。”花雨坚决地说。吴昊天犹豫道:“可是你……”花雨又道:“没什么可是,你也知道乔大峰对我的感情,他会不伤害我的。”吴昊天长出一口气,将花雨放下于马下,便喊道:“等我回来。”花雨望着那意味自己幸福背影的离去,骤然泪下。

  乔大峰的人马已到近前,看到吴昊天的背影远去了,乔大峰知道再追去已是毫无意义了。于是他一挥手,除了他之外的人马都撤出视线之外了。乔大峰怒道:“花雨,我万万没有想到,出卖我的会是你。”花雨背对着乔大峰,她不想看到乔大峰,也不想让乔大峰看到自己的泪水。只听到剑出鞘的声音,花雨可以想像到自己已是剑峰所指了,接下来会是一剑穿心,自己只有鼓足勇气去接受这穿心剑的疼痛。然而,她却听到剑落地之声。乔大峰说道:“我差一点,人财两空。我一定要占有你,不会再任你的心思。我没想到你的心,居然会在他的身上,怎么会?”他大吼。

  花雨当听到他剑落地之时,心中的愧疚就犹然而升,倘若不是因为她,哪有如此大的转折。听到乔大峰的话,花雨便已心意决,既然难逃此运,为何不让它完美一些。花雨脱掉自己的外套,冰雪的肩臂露于夕阳之下,如水的长发飘散于风中。那么美,好美的身影啊!乔大峰从前只是强按捺自己的欲望,而今既已无须按捺,便更一发不可收拾,我抚摸花雨的双肩吻着花雨的秀发。花雨解开胸纱放于乔大峰的手中道:“想要,现在就给你。”她以舞的步子旋转着,长发也随之盘旋。她没转一圈,胸纱便薄一层,幸好没有旁人,不然一定会口鼻流血,乔大峰则将手中之纱缠到手臂上,当胸纱缠到尽头时,他已经将花雨搂在怀中了。他终于可以抱得美人归了,不管花雨是否真心愿意已经温香入怀了,将她占为己有。

  人马返回,乔大峰将花雨抱在怀里,两人坐在马上。花雨虽如小鸟依人,但她心里真的很难过,很难过。她无颜再见吴昊天了,想到吴昊天临别时的那句话“等我。”花雨便如万剑穿心的疼痛,已经不可能了,吴昊天才是她可望而无法及的人。既然木已成舟,只能人民了。

  大王没有回来,而花雨已成为乔大峰的女人了。只有舞能让花雨暂时忘记,无法和吴昊天在一起的疼痛。天下之大却无一物可使花雨开心的。乔大峰也心知肚明,只能拥有花雨的人却无法拥有她的心。这也是他心中的隐痛。

  大王终于回来了,他娶回了桑滩国的公主,有了桑滩国这个后盾,还有水国国印,乔大峰还是没能如己所愿,水国的大王还是王。他却被伏。大王无法惩罚乔大峰,论罪他当诛,然而花雨已成为乔夫人,护国印她又有功,无奈大王问花雨“花雨,你认为大王该如何惩罚乔大峰。”花雨回答道:“论罪当诛,但花雨求大王饶他一命。”大王叹气道:“看在花雨的份上,乔大峰你走吧!离开水国,从此不要再踏进水国一步。”大王又转向花雨“那你呢?花雨,你愿意留在水国,还像从前一样,做水国的舞姬吗?”花雨摇头道:“花雨以为人妇,丈夫走到哪里,花雨自然就要跟到那里。”吴昊天望着花雨,大殿之上,他又怎可开口。

  当乔大峰和花雨走出大殿之时,吴昊天追了出来“花雨,等等!”乔大峰走到远处有意避开,给他们两人一个说话的机会,这样两人就可以单独谈话了。花雨望着吴昊天,一个自己那么深爱的男人就在自己面前,可惜却无法拥有。吴昊天说道:“花雨,一切都平息了,你不要走,跟我在一起吧!嫁给我,好吗?”这句话是花雨期盼已久的话了。终于等到了,可对于她来说又来得太迟了。自己已是失身于人的人,怎么能平静的和吴昊天在一起。和吴昊天在一起是她期望已久的幸福了。可是幸福不属于她,她想从前无论在乔大峰心中或是吴昊天的心中,她都是完美的。如今她依然要求完美,况且乔大峰的下场也是拜她所赐,她有推卸不了责任,也不能不负责任置乔大峰于不顾。于是她说了违心的话“我不会和你在一起,至始至终我只爱乔大哥一个人,我们在一起很幸福。”她转身向乔大峰走去。而这句话却将吴昊天噎在那里一动不动。

  两人来到了石国,过着清苦的生活。因为两个人不敢太显山露水,他们的事,石国人也知道。如果让石国人知道了他两人的真实身份,石国人是不会容许乔大峰这样的叛国之人留在石国的。所以两人只能清苦的度日,只求平淡的生活。

  岁月不饶人,十年光阴一去不复返,乔大峰抑郁成疾,终于有一天,他对花雨说:“对不起,花雨,是我赶走了你的幸福,如果不是因为我,你早就和吴昊天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了,我虽得到了你的人,却始终无法得到你的心。”花雨摇头“一切只是命,我不怪你。”乔大峰因体力健壮,终于熬过此劫。

  又是十年光阴,深挚的感情,时光也无法使它消损。花雨虽然过着清苦的另类生活,但是她仍念念不忘对吴昊天的那份感情,哪怕是回忆都会是那么美好的。但生活的过度劳累使她倒下了,她可以想像到吴昊天也许儿孙满堂,但她从未联想的自己的不幸。她还想活下去,即使为了一辈子也不会爱的乔大峰,白头到老也不是不可以,只是心中遗憾。

  她没能熬得过去,她闭上了眼睛。她的脸上爬上了时光的皱纹,头上是丝丝斑发。乔大峰望着花雨闭上眼睛,生存唯一的希望,他也没有了,可是人还是要活着,他决定再会水国,不为了别的,而是为了找吴昊天。

  也许二十年,水国早就忘记了乔大峰的事情了,所以他回来了。没有人发现,也没有人阻拦。

  吴昊天仍住在最开始的地方,乔大峰去敲门,门里出来一个老婆婆,说吴昊天在隔壁,当年花雨的住处。

  门被推开。乔大峰仿佛看见了当年的院落,一点也没有变,顺着廊道踏入室内,乔大峰看见了吴昊天。吴昊天手中拿着棉布,正在擦拭窗台。吴昊天听见脚步声回头,乔大峰才见时光和岁月雕塑的面孔,谁也逃不过。昊天则又惊又喜“乔大峰?”他探头向乔大峰身后望去,却失望的问道:“花雨呢?”乔大峰的眼神让吴昊天知道了什么,一定是出事了。”乔大峰告诉他“她死了。”棉布从吴昊天手中滑落。

  两人坐在院中陈诉着各自的生活。吴昊天一直独自一人,大王几次三番赐婚都被他拒绝了,他买下了花雨的院落一直守候,希望能等到有一天花雨能回来,而今他终于泣不成声说道:“原来她真的不喜欢我。”乔大峰愧疚的说道:“我已经无法用抱歉这个词,来表示自己对你们俩的歉疚了。花雨的心里一直想着你。你拥有了她的心却无法拥有她的人,而我虽拥有她的人却始终无法得到她的心,相比之下,我更痛苦。”吴昊天则突然笑了道:“她是爱我的?这已经足够了。在我心里她永远都是完美的化身。我永远爱她。希望来生还能与她相遇,再续情缘。”

[完美化身微小说]相关文章:

本文来源:https://www.tjxdjx.cn/xiaoshuo/112337/

推荐阅读

[红楼梦人物关系图简单]详解红楼梦人物关系图

[红楼梦人物关系图简单]详解红楼梦人物关系图

红楼梦人物关系图  《红楼梦》中的主要人物归谱如下:  十二金钗:林黛玉、薛宝钗、贾元春、贾迎春、贾探春、贾惜春、李纨、妙玉、史湘云、王熙凤、贾巧姐、秦可卿。  十二丫环:晴雯、麝月、袭人、鸳鸯、雪雁、紫鹃、碧痕、平儿、香菱、金钏、司棋、抱琴。  十二家人:赖大、焦大、王善保、周瑞、林之孝、乌进孝、
2019-05-05
网站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立即删除! Copyright © 推荐范文网 京ICP备166057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