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诗歌 诗词 诗经

一窠八哥的谜的语文阅读答案_一窠八哥的谜的语文阅读答案

发布时间:2020-08-02   来源:百科大全    点击:   
字号:

【www.tjxdjx.cn--百科大全】

  小时候,我不会养鸟,却有探险和猎取神秘事物的野性。有一年的麦收季节,听说城墙上出现了一窠八哥,我在城墙下绕来绕去寻找。果然,听到了一丝儿很婉转而清脆的声音,似出壳不久的雏鸡的叫声。顺着细微的声音找去,终于望见了在高高城墙上的一孔洞穴里,四五张鲜红的小嘴正张着,像一束喇叭花悬挂在崖畔上,好看极了。我当下就想把它们掏下来。但壁立的城墙太高太陡,无法攀登。八哥的窠在城墙的上方,用梯子够不着,从城墙上用绳子缒下来一定可以掏着,但我不敢。我只能立在城墙跟前,仰起头望着那一窠神秘的八哥。

  记得父亲曾对我说过,县城墙最早是隋朝时筑的土城,明朝时包的青砖。墙面上已经有一些砖朽烂成窟窿,我异想天开,想攀登上去掏这窠八哥。

  全村的孩子中,我最会爬墙上树,我相信自己会手扣着脚登着那些孔洞往上攀登,总有一天能把这窠八哥掏到手。

  我天天练攀登,苦练了一二十天,一天比一天攀登得高。小八哥的爹妈从天空嗖的一声回到窠里喂食,翅膀又黑又亮,在我眼前一闪而过,随后从窠里伸www.出头,朝下望着我,吱吱地叫,我知道它们在咒骂我。有几次,头发上落了雨点似的鸟粪,还有脏土。我心里明白,这是大八哥在对我进行反抗。

  小八哥抖动着茸茸的羽毛,我闻到了奇异的鸟的气味,再往上攀登三五尺,就能够着八哥了。

  一天清早,我来到城墙下,感到有点异样--没有听到小八哥的声息。前几天,我已听出小八哥的声音变得洪亮了起来,不再是嗷嗷待哺,而是牙牙学语,已经很像在歌唱。八哥的歌,一定不同于鸽子那种柔媚而混浊的声音,更不是麻雀聒噪的吵叫,也不同于村里八音会上的任何一种乐器声。

  整个城墙显得铁青铁青,千疮百孔,像死了一样。我顿然明白,八哥一家已经飞走了,已经移居到不可知的远方。

  叫卖黄酒的小栽根告诉我,天亮前后,他看见有一朵黑亮的云彩,向滹沱河那个方向飞走了,那一定就是八哥一家。我伤心地扒在城墙上哭了半天。我知道小八哥还没长到该出飞的时候,它们如何在大鸟翅羽的扶托下逃到了远方,真是一个猜不透的谜。我为它们担忧。

  我曾在村子上空看见成千上万只蜜蜂嗡嗡叫着,扶托着它们不会飞的蜂王,像金黄色的云朵从天空飞过,后来落在我家院子的老槐树下,父亲用涂了蜜的大笊篱把抱成团儿的蜂小心地收了下来,于是我家有了一窠蜜蜂,养在西房的屋顶上。

  我想连那么小的蜜蜂都能扶托着蜂王飞,那窠小八哥一定能够让自己的父母扶托着飞走。但是我不大相信它们能飞得很远。我在村里村外到处寻找,没有发现八哥的踪影。它们究竟飞到什么地方?难道真的飞过了滹沱河,飞到了二十里以远的北山上?是的,一定飞到了那个郁郁葱葱的鸟的世界。

  我这一辈子不会忘记这窠小八哥。而且直到现在也不明白:它们在大难临头的时候,如何能神奇地飞到了远方?

  前几天,有个诗人听我讲述这个故事,沉思了一会儿,对我说:“是小鸟自己飞的。在灾难面前,翅膀一下子就会长大长硬”。

  我有点相信这个解释了。

  真的,是小八哥自己飞走的。我怎么会想不到这一点?

  在大灾大难面前,我也曾有过这种突然之间从生命深处爆发出神力的经历。

  1.在本文中作者对八哥的感情有什么变化?

  (起初好奇想掏鸟到苦练爬树很失望,为飞走的八哥担忧到深信八哥自己飞走。)

  2.第一段对小八哥作了哪些方面的描写?简要说说这些描写的作用。

  (八哥的声音八哥的漂亮的外形,作www.用:为下文写我千方百计掏鸟做铺垫)

  3、为了掏到那窠八哥,“我”做了哪些准备工作?“整个城墙显得铁青铁青,千疮百孔,像死了一样。”这里的描写有什么作用?

  (天天练攀登,苦练了一二十天。这里的描写烘托了“我”深深的失望和沮丧的心情。)

  4、那一窠八哥的谜作者解开了吗?那位诗人的话就是答案吗?“我”为什么会相信他的解释?

  (没有。那位诗人的话也不是答案。“我”之所以相信这个解释,是因为“我”也有过这样的经历,但那只是猜想,没有科学根据。)

[一窠八哥的谜的语文阅读答案]相关文章:

本文来源:https://www.tjxdjx.cn/content/112330/

推荐阅读

早安美文分享_早安美文美图

早安美文分享_早安美文美图

一个人要是不在乎你,  无论你付出多少,  都不会得到回报;  一颗心要是想装着你,  无论天涯还是海角,  你都是心中主角。  心里有你的人,  不管好与不好,视你如珍宝;  心里没你的人,  不管你有多好,当你是棵草!  在意你的人,  一字一句,都会记在心里;  无视你的人,  一言一行,都不
2016-09-01
网站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立即删除! Copyright © 推荐范文网 京ICP备166057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