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诗歌 诗词 诗经

小品剧本之“十七大”万岁

发布时间:2019-10-11   来源:剧本    点击:   
字号:

【www.tjxdjx.cn--剧本】

  时间:党“十七大”会后的一个晴朗上午。

  地点:重庆市某偏僻山村。

  人物:吴大爷------58岁,猪场老板。(爷)。

  吴大妈--------56岁,农村社员。(妈)。

  向书记--------村支书,女,大学生村官,28岁。(向)。

  布景:山坡上,散布着一幢幢小楼房。在一间底楼的农家屋内,零散地摆放有桌、凳、柜及其他杂物,左右内屋分别为厨房、厕所,前门安有木门和防盗门。

  幕启:(天已大亮,吴大爷正坐在方桌前打算盘算帐。吴大妈从里屋出,边扣着衣服。)

  妈:天不亮就起来把算盘打得啪啪响,吵得我瞌睡都没睡好。

  爷:(抬头望,见天已亮,站起关灯)象你,太阳晒到屁股都不起来!害得孙娃读书饭也没吃,拿包饼干就跑了。

  妈:我不昨晚快十二点才回来么。

  爷:还好意思说,那么大岁数了还出去到处疯,半夜三更都不落屋。

  妈:哎,你嘴巴干净点,我啥子疯?我们是在为宣传党的十七大排练节目,我是党员,能不带头吗,我问你,昨天听十七大传达你都不参加,跑哪去了?!

  爷:我有我的事噻。

  妈:有好大个事!是不关心国家大事。

  爷:(诡秘地)真的,我遇到了一辈子都难逢的大好事。

  妈:就爱吹,啥好事?

  爷:吃“福喜”(便宜)!(得意地)在城里的大餐馆,吃得好惨了,把我肚子都胀坏了。

  妈:怪不得,看你就往厕所跑。

  爷:(按肚)哎哟,一说肚子又有点痛了,吃了药也不好。

  妈:该遭!饿涝饿相的就去贪吃嘛。

  爷:人家开小包车来接我去白吃,我能不去呀。

  妈:哪个哟,要开小车来接你?

  爷:(炫耀地)说来吓你一跳,是宇宙公司的方总经理,一个赫赫有名的大老板!

  妈:你咋个认得这个大老板的?

  爷:嘿,全靠了我的这张嘴噻。上周我跑贷款去县城,在车上,无意中跟他闲吹闲吹的就吹拢了。没想到这个有钱老板竟点没架子,又耿直,又义气,我们一下就成了知心好朋友,他答应帮扶我一起致富。多个朋友就多条路,我这不就前途光明了。看到了不?这就是我的本事。

  妈:你恁有本事,办了这么多年猪场没有发了财?

  爷:你看倒嘛,这回我交上了这么一个老板朋友,肯定很快就要发财。

  妈:你少做梦吧,还是各人早点去向书记那里把课补了才是真的。

  爷:补啥课哟?我不去。

  妈:昨天向书记在会上宣布了的,凡是缺席了的通通都要去补课。

  爷:我没时间去。

  妈:啥没时间,再忙也该去噻。

  爷:去!去补一伙能解决了我的问题不嘛?能把我肚子补饱了?

  妈:一谈你就想到吃,就不想想,没有党的领导我们能有今天的好日子过?!

  爷:你不看我正在熬夜算账吗。

  妈:你去补了回来再算也不迟噻。

  爷:人家等倒要来接猪场的嘛。

  妈:来接猪场?!你把猪场卖了?

  爷:不卖咋整?缺资金,又贷不倒款。

  妈:你不是去找向书记帮忙贷的吗?

  爷:向书记还不是没法,又不是她手里有钱,她专门去给我向县、镇各方面都争取过哩,可银行系统有个啥规定卡着的,谁说也不行。

  妈:你卖了也好,都快满60了,各人好好清闲清闲。

  爷:清闲!光抄起手耍有个啥意思,我要把钱全部投到宇宙公司去大干一回。

  妈:啥,你钱投到那去!你不怕呀?

  爷:怕哪样,人家那是真正的大公司,尽是搞电子呀、软件呀那些高档东西,赚头大得很。

  妈:那个方老板说的你就全信呀,谨防上当。

  爷:上啥当啊,昨天他开车带我去亲自看了他的公司,一点也假不了。

  妈:现在坑蒙拐骗的人手段高明得很。

  爷:你以为我是傻子呀?我摸爬滚打、走南闯北地搞了这么多年猪场,大小也算是个老板噻,未必我还分不清好人坏人!你神经过敏!

  妈:你就不想一想,我是个党员,你昨天缺席就让我丢净了面子,今天你又不去补课,我哪还有脸见人!。

  爷:你就爱面子,面子能当饭吃?!

  妈:哎呀,我不跟你搬嘴劲了,反正给你说清楚:我要一五一十向组织回报,你不去就让向书记来好好教育你。

  爷:(不耐烦)怕了你去!就在这鬼念鬼念的,烦不烦嘛。

  妈:我都还烦哩,我们八点半排节目,我各人热点冷饭吃了走啦,你不去,各人负责。(要进屋,又犹豫回头)哎,你吃不吃呵?

  爷:我不吃当神仙呀!

  妈:那点冷饭不够了,那就只有给你下碗面吃。(下)

  爷:(自叹)哎,这老婆子真啰嗦,就来干扰我。(打算盘。打哈欠)哎哟,瞌睡来了!(站起走动一会又坐下算账)哎呀,不对,不对,算错了,这老婆子把脑壳都给我整昏了。(突感肚子痛)哎哟,咋又痛起来了?(忍着痛坚持算帐)

  妈:(端面出)这,快吃,我都吃过了。作料各人放,你爱吃葱,我去给你掐几根葱回来。(放下碗,出大门)

  爷:哎哟,咋痛得这么恼火,吃了药点没效呢?……喔,想起了,肯定是我昨晚吃了醋的原因,医生打过招呼的,说吃这药要忌醋,我咋就忘了哩。嗯,像又要拉(屎)。……(起身要进厕所,又站住)哎,这老婆子,莫以为我平时爱吃醋,她回来又给我放些醋在碗里呀,得给她说一声。(向门外喊)老婆子,老婆子!别给我放醋呀!听到没有?(似有回音)记倒呀,别给我放醋哟!(走,又回头)晓得她听清楚没有?慢点,不如干脆把醋瓶子藏起来,她总没醋放了。(取下醋瓶,藏柜一角。然后提着裤子冲进厕所。)

  妈:(手拿葱抖着水进屋)老头子,看我……!哟,人呢?哦,又去拉稀了。(将葱掐成小节放进面碗里)哟,他作料也还没放哩。(便给放酱油、海椒面等)哟,醋瓶呢?放到哪儿去了。(找几处终于找到,往爷碗里倒)他喜欢吃醋,刚才好像还在喊多给他放些哩,这瓶里没好点了,不如就全倒给他。(看钟)哎呀,得快点,要迟到了。(匆忙出门,钥匙也忘了带)

  爷:(从厕所出)老婆子!(无人应)哟,走了的哩。(想坐下算账,见桌上面碗)哎,趁热吃了来。(端碗吃面,嚐到酸味,冒火)这老婆子搞些啥名堂,我明明喊她别放醋,别放醋,可她反而还给我多放了这么多,这咋个吃得下去嘛。(要倒掉,又舍不得,只得艰难下咽,越吃越气)这老婆子,专门跟我对着干,害苦我了!……哼,她肯定是嫌我没去开会丢了她面子就故意整我!(忽见桌上钥匙)咦,这不是她的钥匙吗?哈,这回,让我也来收拾下你。(想一想,走过去关紧大门)就让你到外头去疯、去积极!(刚坐下吃面,又叫起来)哎哟,这酸的吃了,硬是更恼火了,这死老婆子!(又跑进厕所)

  (向书记上,见关着门)

  向:哟,这吴大爷大白天还关着门哩。(打门,叫)吴大爷,吴大爷!咋没人呢?刚才吴大妈说他在屋的嘛。看,这外面没锁,他肯定是在屋的噻。他为啥要关着门呢?(喊)吴大爷,开门,开门!(手机响,接)对,我是向芳,就叫我小向吧,别书记书记的啦……好,那我马上过来一趟。(急下)

  爷:(从内出)好像老婆子回来在叫门?(走至门缝看,未见人。涌起一丝快感)嘿,这回你总要着下急。(又坐下吃面,一转念)唔,不行,她不回来煮饭我中午吃啥呢?(想一想)嗯,这样。(过去将大门虚掩,取一装点水的塑料盆置放门上)哈,反正今天气温有点高,就给她下点小雨吧。(电话响,接)

  爷:喂,……啥?我们孙娃这才到学校?他多早就从家走的呀。……他经常缺课呀,……呵,在外头抽烟、赌钱?……哎呀,我们真把他没法呀,老师,你就给我们使劲教育,打都要得。……-好,好,等他今天回来我们一定好好教育。谢谢你了,老师。(放下电话,焦愁)啷个办嘛,这孙娃我们老两口硬是管不住呀,他妈、老汉又带不出去打工,久在屋头还不遭学坏呀,真焦死人哟。哎哟,肚子又疼了,这鬼死老婆子哟!

  (向书记急急上,一望门似乎仍关着)

  向:还没开门。先打个电话,看他接不接。(打电话)

  爷:(正要起身去厕所,电话响,只得接电话)喂,你是哪个?

  向:吴大爷吗,我是小向……

  爷:(惊)啊,向书记呀!是补课的事吧?我,我……

  向:吴大爷,我找你有事,给我开下门吧,我就在你门外的。

  爷:(意外)啊!你就在门外呀,好。(手忙脚乱地冲过去一拉门,水盆落下将他淋成了落汤鸡。)

  向:(进门见状)吴大爷,你,你这是怎么啦?

  爷:(狼狈十分)我,我,唉,……都怪我那老婆子!

  向:怎么怪她呢,她没在屋呀?

  爷:(气急败坏)哎呀,就怪她,给我吃醋……

  向:(惊)啥?她,让你吃醋?

  爷:就是,就是这死老婆子!

  向:不会呵,吴大爷,你可别乱说。

  爷:真的,向书记,我,我哪会……我哄你不是人!

  向:大爷,我来是……

  爷:(憋得难受)哎呀,向书记,我,我,遭不住,你坐坐……我一会再说……。(慌张跑往厕所)

  向:他气还多大哩,说得很认真的,像是真有其事。(思索)吴大妈怎么会让他吃醋呢,这吴大妈多本分的,表现也很好呀,都儿大女成人的?嗯,得把情况弄清楚……

  (吴大妈精神焕发,哼着小曲走来)

  妈:(一进门高兴地)哇,是向书记来啦,稀客,稀客!欢迎欢迎!我走时钥匙忘拿了,还怕进不到屋哩,幸好你在这。来给我们老头子补课吧?

  向:嗯,大妈,我也要跟您摆谈摆谈。

  妈:(坐)好,好,向书记,你真好,一点官架子没有。

  向:大妈呀,我不是啥官呵。我问一些情况,您就实事求是地说吧。

  妈:好,好,向书记,我是老党员了,一定忠诚老实,不说半句假话。你要了解啥子就问吧。

  向:大妈,你跟吴大爷结婚恐怕时间不短了吧?

  妈:都整整36年了,我们大的个儿子都35岁了。

  向:那真是老夫老妻了。你觉得吴大爷这个人怎么样啊?

  妈:他呀,好,不,倒好不好的。(不好意思说)

  向:说具体点,哪些好、哪些不好?

  妈:他嘛,不嫖,不赌,也不吸烟,酒哩倒是喝,但没醉过,又耍不住,肯干事。不好嘛,这个,他就是思想有点不先进,不大,不大关心……

  向:不大关心您?

  妈::不,不,他不大关心政治。像昨天吧,传达十七大,这么大的事他都不参加,跑去贪吃,今天我喊他来补课他还不乐意……

  向:您跟他闹啥矛盾没有?

  妈:(想)这个嘛?嗯,闹了的,闹了的,天天都闹,就刚才还在跟我闹哩。

  向:啊,闹些啥呢?

  妈:拌嘴呀,点点事都拌,是不是这种矛盾嘛?

  向:在情感方面哩,有没有第三者什么的?

  妈:这他倒没有,他虽然犟,脾气不好,有时跟我一个钉子一个眼的,但他还是从来不去找其他女人。

  向:那,您呢?有没有,嫌弃过他?……另外有中意的人?

  妈:哎呀向书记,我,哪会那样呀,别说都老太婆了,就是年轻的时候也没想过这些。我,向书记,你相信我,我绝对是,对他忠心耿耿。(着急又委屈)

  向:大妈,对不起,您别多心,我只是想把事情弄清楚。

  妈:啥事情,向书记?

  向:就是,他说您……

  妈:他说我什么了,向书记?

  向:他说,说你让他吃醋了。

  妈:(冒火)吃醋?!我让他吃啥醋?这鬼老头在胡说些啥!这么来坏我,看我跟他没完!

  (爷冲出,将面碗端到妈面前)

  爷:你嚐嚐,你嚐嚐,这里头是不是你放的醋?

  妈:呵,是这个醋呀。你不是喊我给你多放些吗?

  爷:我是喊你别放醋,你聋啦!

  向:哈哈,原来不是争风吃醋的醋啊,那是我搞错了,怪我,怪我,对不起,今天这事,是我的责任,你们二位就别争了。

  妈:向书记,那这回就给他好好补补昨天的课。

  向:不,课明上午在村办公室统一补。我是赶着来给大爷说另一件事的。

  爷:另啥事?

  向:那天你不是说要把钱全部投到那个宇宙公司去吗?

  爷:对呀,都说好了,等猪场一处理完我就把钱全部送过去。

  向:不能投了,大爷,您受骗了,那是个诈骗团伙。

  爷:咋会哩,昨天我亲自去看了,那办公室好堂煌啊,挂有好多的奖牌……

  向:还指给你看了哪些哪些高楼都是他公司的厂房。

  爷:对呀,要是时间够,他还要带我进去看哩。

  向:这些都是这团伙精心设计的陷阱,这完全是个皮包公司,就临时租了间屋作办公室,已经诈骗了不少人。(递报)看吧,今天报上登了,那个方老板还是个在逃犯,已经被公安局抓起来了。

  爷:(看报,醒悟)哇,好吓人!幸好我钱还没有送过去。

  向:我本来前天在镇里就听说的,昨天开会你没来就没告诉您。今天又看到报纸所以就抓紧来给你报个信。

  妈:看你昨天不去开会嘛,好危险哟。

  向:大爷,您猪场的贷款问题也解决了。

  爷:(惊喜)真的呀!怎么解决的?

  向:因为党中央的十七大呀。

  爷:十七大?十七大会晓得我的猪场?

  向:是因贯彻十七大的精神呀,十七大的中心内容就是要发展经济,加强城乡统筹综合配套改革,加快新农村建设,要帮助象你猪场这样的弱小企业发展壮大,所以镇里研究决定给你猪场贷款。

  爷:(狂喜)哇,这简直救了我的命,是在我快要旱死的时候下来的及时雨啊!

  妈:这回晓得了吧,看开会学习能不能饱你肚子呀?!

  爷:唉,向书记,我,我真的很糊涂!

  妈:还愿不愿意去开会、补课呀?

  向:大爷哪会不愿意呢。

  爷:对,对,向书记,我,愿,愿学十七大,愿补课,现在你给我补都要得。

  (电话响,妈接)

  妈:啊,是儿子呀!啥事?……呵,呵,过几天回来,……好,好,我们就把一切东西都准备好就是。(放下电话狂喜)好啦!好啦!我孙娃要进城了,进城去读书!……

  爷:进城读书?怎么,怎么能读得到呢?

  妈:现在城头办起农民工子女学校了。

  爷:哇,那真是件大好事!为啥原来不早点办嘛?!

  向:因才开了十七大嘛,以人为本,关注民生,保障民生,改善民生,提高人民生活水平,咖啡吧剧本网解决老百姓的看病难、就业难、读书难正是十七大的中心议题。

  爷:(喜不自胜)哇,十七大真是太伟大,太英明了,把我们老百姓的啥问题都看到了、啥困难都关心到了,十七大万岁!万万岁!

本文来源:https://www.tjxdjx.cn/juben/66183/

推荐阅读

网站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立即删除! Copyright © 推荐范文网 京ICP备166057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