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诗歌 诗词 诗经

小品《上课迟到》剧本 《齐宣王封后》小品剧本

发布时间:2020-01-15   来源:剧本    点击:   
字号:

【www.tjxdjx.cn--剧本】

  史官:(向观众一鞠躬),我是齐国的史官,专门负责记录齐宣王的言行。

  史官:(拿笔和纸)春秋战国时期诸侯纷争,百姓哀鸿遍野、民不聊生,传说玉皇大帝的六公主下凡到人间拯救黎民,却错穿了夜叉皮投胎到钟离家,取名钟离无盐。正巧这日大丞相晏婴为齐宣王解梦,说齐国将有举世无双的国母皇娘母仪天下。这齐宣王听了高兴,便带着群臣出来找娘娘。(下台)

  齐宣王:(齐宣王和晏婴来、史官出场,齐宣王喊)“娘娘……娘娘啊……我的娘啊!”

  晏婴: “大王大王,可不能这么喊!容易喊错了啊。喊娘娘,不能喊娘。”

  史官:记齐宣王;不学无数,亲娘、娘娘不分。

  齐宣王:晏婴 “娘娘在哪里了,怎么还没有啊。”

  晏婴: “您别着急,就在那边呢。(指台下)这样,我们在这等着,您自己过去喊,把事说清楚了,娘娘自然从天而降。

  齐宣王:“好,你们就在这等着吧。”(来到台前四周瞧瞧)俺是齐宣王啊,今天上这儿选娘娘来了。这个,谁要是出来了谁就是俺的昭阳正院,国母娘娘啊。娘娘,爱妃,你在哪里了?爱妃你快出来呀,我的爱妃呀!

  ”

  钟离春:“大王千岁,我在这呢!”(用围巾挡着脸上场)

  齐宣王:“俺的亲娘呀!”

  钟离春: “嗨,我说,你就是齐宣王吗?”

  齐宣王:“啊,是啊,是俺啊,你是谁啊?”

  钟离春:“大王千岁,爱妃这相有礼!”(行礼)

  齐宣王:(齐宣王差点哭了)“救命啊!俺的亲娘啊!你到底是谁啊?”

  史官:记齐宣王;路遇丑女、惊喊救命!胆略不足!

  钟离春:“啊,我是你的爱妃呀!你不是找国母皇娘吗?我就是你的皇娘!”

  齐宣王:“哎呀,这个事,你是俺亲奶奶你是!好家伙,你抬脚俺看看,好家伙这脚丫子这么大个儿这是。你打算干什么?”

  钟离春:“我打算干什么,不是你喊的么啊,谁要是出来谁就是你的昭阳正院,我就是你的娘娘啊。”

  齐宣王:“俺能把那个话收回来么?嗯?俺说了不算了。”

  史官:记齐宣王;言而无信、出尔反尔、乃亡国之兆。

  钟离春:“那哪行啊!你可金口玉言!哪能不算呢!”

  齐宣王:“哎呀这不要了俺的亲命嘛!我是找娘娘来了,我也没想到还有你这个品种的啊。哎呀,这个…咱回再说行么?”

  钟离春:“你到底想说什么呀 你到底啊?”

  齐宣王:“俺看着你,俺慎的慌呢。”

  钟离春:“你看惯了就行了啊。你白天看着害怕,等到天黑了你就不怕了!

  齐宣王:“俺就死了啊……俺就死了啊……俺就活不了了。哎呀奶奶啊,你走吧,俺就这么一说你就一听,拉倒吧这个事啊。”

  史官:记齐宣王;以貌取人,言行不一,非明君所为。

  钟离春:“那不行,孤男寡女说这么半天话了,你这个年纪我这个岁数,知道么,我得顾全这个。(指自己脸)

  齐宣王: “你这个都哪听来的这是,啊?要了亲命了。哎,这个事儿这样,荒郊野外,他这个没有媒人,没有证人这个事儿怎么成呢?”

  钟离春:“那不要紧的,你喊一声吧,要是有人前来保媒这个事儿就成了,要没人喊这事拉倒!”

  齐宣王:“好!这话是你说的!你听着!我说各位啊,你们都听着啊,我是齐宣王啊,我出来啊,我是找娘娘来的啊,我没想到找到她了,她讹上我了现在啊,有没有人出来给我保媒啊?要是有你就出来没有就算了。”

  晏婴:(小跑过来)大王 “为臣情愿做媒!”

  齐宣王:(齐宣王瞧着他)“俺宰了你的心都有!你怎么这么不懂事啊,你过来干什么?”

  晏婴:“大王,不您叫我吗?”

  齐宣王:“谁叫你了这是啊?要了亲命了,又来了个搅和的,俺问问你,你怎么说的啊?俺问你好看么你告我天下无双。你看看……”

  晏婴:“大王,这样的您能找出第二个来么?”

  齐宣王:“哦,也是,这也怨我没问清楚。怎么办呢这事,怎么办呢?

  晏婴:“大王千岁,您就答应了吧。”

  齐宣王:“啊?!这事能答应吗?

  晏婴:“您凑合……”

  齐宣王:“你怎么不凑合呢!给你行不行?”

  晏婴:“我家有。”

  齐宣王:“我家也有!”

  晏婴:“家有您还出来?”

  齐宣王:“可说是呢。啊,怎么办呢?” 我越看越瘆得慌。 要不咱还是亡国得了啊?”

  晏婴:“大王千岁,我跟您说,今日您纳了此女子,到日后大齐江山风调雨顺是国泰民安,又何况金

  口玉言您说了能不算么?您这次说了不算以后可都不算呢?”

  齐宣王:“那不行,那得算。不算就造反了。那这样吧,哎,你叫什么来着?”

  钟离春:“我复姓钟离单字名春双字无盐。”

  晏婴:“钟离无盐”大王千岁,她可就是那传说中的“六公主”

  齐宣王:什么?这就是玉皇大帝的“六闺女”

  晏婴:正是

  齐宣王:俺的亲娘啊!都说天仙是美人,这个天仙下凡时准是脸先着的地呀!

  钟离春:讨厌!

  齐宣王:“噢,钟离春钟离无盐哪,那以后我怎么叫你啊?”

  钟离春:“你管我叫“美人”就行了。”

  齐宣王:“我亏心!叫“恐龙还差不多!

  钟离春:“你爱怎么喊怎么喊吧。”

  齐宣王:“你家住哪儿啊?”

  钟离春:“就住这小区儿,到这一问都知道。”

  齐宣王:“哦,都知道啊,家里还有什么人啊?”

  钟离春:“父母双全还有俩哥哥。”

  齐宣王:“哦,挺好啊,你那个哥哥长得也是你这个样的么?

  钟离春:“没有,我哥哥长得挺精神的。

  齐宣王:“哦,看来你是挺罕见的一个品种。挺好,给大家带来很多乐趣。这个这样吧,今天是四月初一,咱们五月初一我前来迎娶行不行?”

  钟离春:“好,那你给我点证物吧。”

  齐宣王:“给点证物……我出来什么都没带着,呀,我把这个丞相给你吧,好不好啊,你把他弄走啊?”

  钟离春:“不要!”

  晏婴: “大王您这是干嘛?”

  齐宣王:“我恨你你知道么,我打算害你!”

  史官:记齐宣王;对臣子忽远忽近、薄情寡恩、打击报复。

  晏婴:哎呀,您怎这么说呀!

  齐宣王:“哎呀我真什么都没带着。”

  晏婴:“大王啊,您把您腰中系着的这玉配给她不就行了。”

  齐宣王:“啊,这可是先王遗物,我爸爸留给我的。”

  晏婴:“不要紧的,把这个给了她,才能说明您这个心是赤诚的、认真的

  齐宣王:哎呀“弥陀~~受不了的佛呀~~ “还认真呢我!好吧,给你!”

  晏婴:“好,多谢大王!(接过去了给钟离春)

  齐宣王: “唉,行,你拿走吧那个东西是你的了,这个……四月初一啊今天,咱们一个月回去你跟家里说说这个事儿,你要忘了就不用提了不要紧的。五月初一啊,五月初一我找你来。行了,走吧。

  钟离春:“好的,大王!那爱妃我就先回去了,再见!(飞吻)

  齐宣王:(双手捂眼)俺滴娘啊!再见!再也别见了啊 !晏婴快走吧(推着晏婴要走)

  史官:记齐宣王,巧舌如簧、信口开河、想拖延耍赖、!

  齐宣王:瞎记什么呀你,还不快走!我看你是找打吧你(一边对史官拳打脚踢,一边转身和夏迎春碰了个满怀)

  史官:记齐宣王,心胸狭隘、使用暴力、殴打史官!

  夏迎春上:(低着头,娇滴滴的)哎呦,谁啊,怎么走路……(抬头一看,愣住)

  齐宣王:真是出师不利,走路不长眼……(抬头一看,被美色吸引,愣住),俺的娘啊!真是……真是仙女下凡啊这是,(傻笑着,痴痴的看着夏迎春)这次总算是脚先着的地啦……

  夏迎春:你是谁呀,这样看人家,怪不好意思……

  齐宣王:(目不转睛的看着夏迎春,自语道)这回对了,这回才是啊!(对着夏迎春,渴望的说)美人儿啊,俺是齐宣王,俺是来找娘娘来的,哎呀,这事儿,你怎么长的这么漂亮呢!哎呀,真是,俺真是不枉此行啊……

  晏婴:大王,您这是……

  齐宣王:(对着晏婴)你别跟着搅和行不行啊,你别让俺再恨你行不行啊。(对着夏迎春,讨好状)美人儿啊,你叫什么啊?

  夏迎春:小女姓夏,名迎春。

  齐宣王:好名字,好名字,人如其名。俺是来找娘娘的,俺刚才找了一个,找错了,俺现在封你为俺的国母皇娘,你可愿意啊?

  夏迎春:嗯~嗯(故作扭捏状)

  晏婴:大王,刚才不是说好了吗?咱家的国母皇娘在那啊,复姓钟离名无盐啊,这个来历不明的女子,大王三思啊!

  史官:记齐宣王;贪恋美色、背信弃义,天理不容,人神共愤!

  齐宣王:史官闭嘴,你也想俺恨你是不是!俺心意已决,甭在劝俺了!

  晏婴:大王,那钟离娘娘可如何是好?您这样做不免有些……

  齐宣王:什么都别说啦,那个恐龙就给你啦,你看着办吧,俺有这个美人,俺心愿足矣。

  钟离春:(从一旁的舞台跳出,愤愤的)怎么回事?我在旁边看你半天了,没想到你竟做出如此龌龊之事!哇呀呀呀呀(要打人)!今天你一定要说清楚,否则休想有命回去……(拦住齐宣王一行人的退路)

  齐宣王、晏婴、史官:(同时大喊)护驾!(齐宣王挡在夏迎春前,晏婴、史官挡在齐宣王前)

  夏迎春:大王救命啊,妖怪啊!

  齐宣王:(抱着夏迎春,安慰的拍一拍)爱妃别怕,(拉过晏婴,弱弱的问)晏丞相,你看这个事可怎么弄呢?

  晏婴:大王,这个事儿我可没办法,我刚才劝了您呢,您不听啊,现在问我也没法啊!

  夏迎春:(娇滴滴的,哽咽的)大王,这事您可要为我做主啊!您说了,我是国母皇娘,我要做王后!

  齐宣王:(安慰的)美人放心,我一定为你做主。(对着晏婴,低声下气的)俺的晏丞相,你帮帮忙吧!

  晏婴:(想了想),大王,若真想了此是非,也不难,只须这样(在齐宣王面前缓缓的伸出三个手指头)

  齐宣王:三条妙计?晏丞相果然高明!

  晏婴:(微笑着摇摇头),是三千两黄金!

  齐宣王:(苦着脸)你太万恶了你!木钱!

  晏婴:(摊摊手)那您就自己看着办吧!

  夏迎春:(撒娇的)大王,别这么小气吗,给他三千两黄金嘛,我要做王后

  史官:记齐宣王;听信谗言,是非混淆、无视国母。

  齐宣王:(无奈地,对晏婴)行行行,我给你三千两金子,你快支招吧!

  晏婴:(伸手向齐宣王)先给钱!

  齐宣王:(有手指指着晏婴,愤愤的)你怎么地了你啊!你这是疯了吧!你等着啊!(掏出一张银票)。

  钟离春:(凶神恶煞的)我就是国母皇娘,你答应还是不答应!

  晏婴:(拿过来验明真伪,收在怀中,从齐宣王身上解下一个团佩-就是一个绒球),这样吧,你们谁能先拿到这个团佩,并把它交给大王,谁就是国母皇娘!(把团佩扔出)

  (钟离春先接到团佩,齐宣王非常纠结,史官和晏婴拍手欢呼)

  齐宣王:(训斥二臣)笑什么笑,不许笑,信不信我杀了你们!

  (钟离春不小心被夏迎春办了一跤,掉了团佩,夏迎春随手捡起,齐宣王高兴异常,为夏迎春加油,史官和晏婴非常失落)。

  (夏迎春知道自己技不如人,在钟离春处必定吃亏,就将团佩投向齐宣王一行的反方向,钟离春忙追下台)

  齐宣王:(对众人说)此时不走,更待何时呀!爱妃,快走!(拥着夏迎春而下)。

  晏婴:(冲着齐宣王下台的方向喊)大王,你这个事情办得不地道啊!大王……(追下)

  史官:记齐宣王;政令不一、处事不公,难以服众。 若知后事如何,我们明年接着说!

本文来源:https://www.tjxdjx.cn/juben/73072/

推荐阅读

网站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立即删除! Copyright © 推荐范文网 京ICP备16605703号